鬼故事内容页

  • 亲情故事
  • 爱情故事
  • 友情故事
  • 职场故事
  • 励志故事
  • 人生故事
  • 哲理故事
  • 校园故事
  • 名人故事
  • 睡前故事
  • 儿童故事
  • 益智故事
  • 幽默故事
  • 民间故事
  • 战争故事
  • 历史故事
  • 传奇故事
  • 鬼故事
  • 红房子

    时间:2018-09-20 16:43  作者:佚名  热度:
         那是通往火车站的一座立交桥,只要你经过这座桥就会注意到,旁边的一栋很有特色的红房子。房顶到外墙都是一片暗红色,不是很鲜艳的那种。屋顶还有一个大时钟,很漂亮。总之这屋子很像一座小小的教堂。

      房子周围被围墙围了起来,屋后面杂草丛生。墙外高高地耸立着一栋新式的电梯公寓。这栋荒废的红房子无人问津,但外观上仍然没有影响整个片区的景观。这里地处交通要道,过往车辆不断,而红房子前面又是一大片闲置了不知道多久的空地。

      何琳来到这个A城上大学,两年多了这里一点也没有发生改变。倒是红房子背后的新楼陆续有人搬进去住。

      初冬的晚上容易起雾,何琳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被老同学阿良催促着去火车站接他。虽然心里不乐意,但是作为同学还是应该尽地主之谊。阿良的班车到站时间是晚上十一点半,何琳十点半乘坐最后一趟公交赶了过去,十一点的时候就上了红房子旁的立交桥。

      上桥之后更方便观察这座房子,虽然雾蒙蒙的看不真实,但更增添了一种神秘感。白天看过了那么多次,何琳这还是头一回晚上看这房子。

      突然,他瞥到房子旁边好像有一辆私家车。何琳怕看错了,忙揉了下眼睛再看,果然是辆车。好奇怪,大晚上谁会把车开到那种地方去停啊,真是怪人。何琳想。这时公交车也到了快转弯的地方,行得离房子稍远了,何琳禁不住好奇回过头想再看那辆车一眼,结果发现车上仿佛走下来两个人。何琳猜想这两人这么晚去那里干什么。公交继续前行,到出站口的时候时间还差十分钟。

      列车准时到站,何琳见了阿良就忍不住抱怨他为何要搭这一班车。阿良笑着讨好何琳,“今晚就劳烦哥们儿你了,哈哈,改天请你吃饭。”何琳也不是那样斤斤计较的人,两人计划着乘坐出租车回学校。

      何琳无聊,就将红房子的事情说来给阿良解闷。阿良听过后也很好奇,说反正离车站也不远,要不咱们俩走去看看。说不定是两人偷情呢,嘿嘿。阿良坏笑道。何琳觉得去偷窥不好,如果真是两人偷情,撞见别人的好事那样多不好,万一被他们发现了说不定怎么我们呢。阿良说:“你小子就是胆小,怕什么。我们互相又不认识,万一被发现了就说是到这里来探险的。再说了,人家也不一定是偷情的。”

      “切,谁胆小了?我是担心万一是坏人怎么办?我们可没有武器。”何琳慌忙辩解。

      “去嘛,大不了我们躲在暗处观察,小心一点就是了。不去你心里还不得留一串疑问啊,是吧?”阿良继续游说。

      何琳思考了一会儿还是点头同意了,不去行吗?自己肯定睡不好觉,胡乱猜测还不如到现场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知道好奇害死猫的道理,但如果不去肯定会被阿良笑话,还是去吧。何琳思想挣扎了一番还是决定两个人一起去。

      幸好是直路,两人在白天拥挤夜晚这么清凉的路上走着。偶尔聊几句生活学习问题,不大一会儿就到了桥下。桥下面黑黢黢的,何琳和阿良在围墙边找了很久才找到一个被杂草掩盖的洞。

      两人一弯腰就闪了进去,进去后视野开阔起来,何琳认为这房子比白天更加殷红,像血流过一样。

      “血”这一字眼蹦到何琳脑子里,何琳就被自己这一想法给吓了一跳。肯定是晚上光线的原因,何琳心里自我安慰。看旁边的阿良啥事也没有,东瞧瞧西看看,这架势就像来参观似的。

      何琳就在心里对阿良竖了下大拇指,果然够胆。两人走近了发现果然有一辆汽车停在房子外面,但里面没有人。心想车上的人进了房子里面,于是猫腰蹑手蹑脚地走过去,途中只听见两人的呼吸声和脚踩下去很轻微的沙沙声。

      快到房子正门时,何琳仿佛听到一声声,此起彼伏的粗重呼吸声和女子的呻吟声,果然被阿良猜中了,竟然真的是上这儿偷情的。现场版的AV,不看白不看。

      但何琳还是心存疑问,有钱人就是怪,偷情还要选这么个偏僻的地方。阿良暗自吞了吞口水,迫不及待拉着何琳,想找看看他们在哪个角落做那事。

      但何琳明显比阿良理智,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哦,对了,突然福至心灵,何琳想到一个严肃的问题。他们两人好容易才找到一个小洞溜进来,这两人是怎么开车进来的?阿良看见何琳在旁边发呆,就赶紧小声提醒何琳,询问他要不要进去看。

      何琳没有理会他,阿良心想你不去我去,这种事情可遇不可求啊。于是没等何琳反应过来,阿良一晃就跑了上楼,他们在楼下看得清楚,这房子只有三楼,而那声音很像是从最上面传下来的。看阿良那么猴急的样何琳哭笑不得,但自己一个人在下面待着,这气氛还是怪吓人的。

      每一阵风过,院子里生长的小树都晃来晃去,就像一个要跑过来的人一样。何琳不敢继续待下去,憋口气就追了上去。

      很简单的布置,中间是楼道,幸好立交桥上的扶栏都安装了许多小节能灯,可以映射到这里,隐隐约约可以看到楼梯。何琳不敢把手机拿出来,怕光线太强引起注意,于是慢慢地挪着上楼。

      阿良也是,猫变的吗?这么暗的路竟然一溜烟就不见了,真是的,果然是见色忘义。何琳忍不住在心里抱怨。

      好不容易上了三楼,他听见那之前的呻吟声越来越清晰,这两人也快完事了吧,都嘿咻嘿咻半天了,不能错过表演啊。

      何琳加快了步伐,在楼道最里面看到一个黑影。忽然看见那黑影对着自己招手,猜想是阿良。走过去发现果然是他。两人大气都不敢出,房间里面很黑,声音还在继续,很诱惑,弄得两人都有点冲动。

      正在两人想进一步观察时,房里传来一声大叫,心想终于完事了。何琳两人准备开溜,这时里面传来女人的声音。“你说我们要这样偷偷摸摸到什么时候啊?说了多少次和你家里的黄脸婆离婚然后娶我,这么久了都没有行动,你是不是不是真心的?”

      男人说:“我是真心的,最近真的是两头烦啊,所里事情忙得不可开交,你也知道家里那位母老虎,管的实在是太严了。死活不同意离婚我也没办法啊。”

      女人不乐意了:“哼,谁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你不要忘了,我已经怀了你的孩子,我这次不打算流产了,你必须给我们娘儿俩后半辈子幸福,不然我将这事说出去看你还怎么在社会上立足。”

      男人大吼道:“你威胁我?我这辈子最不怕的就是威胁。你要是乖乖做我的情人,我还可以保你吃香的喝辣的,后半辈子无忧无虑。孩子是绝对不能要的,如果你不听话,就别怪我不客气。”

      “你怎么不客气了,你说啊?”女人急了,屋里传来摔东西的声音。然后是一声清脆的耳光,接着又传来一声巨响,像什么东西撞在墙上。

      忽然屋里传来男人的声音:“小艳,你快醒醒,别吓我啊,我刚才是一时失手,不是故意的。你快醒醒。你留了好多血,我送你去医院。女人很虚弱的声音传出来:“来不及了,我知道你想让我流产。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然后一切都安静了。何琳和阿良吓得大气也不敢出,原本打算来看别人偷情结果发现这样的一桩命案,凶手还在里面,太危险了。

      两人一个眼神,就明白了各自心里的想法,赶紧逃离这是非之地。两人匆匆下楼,一溜小跑跑出去,很是担心里面那男的追出来。

      但是到了围墙边却总找不到之前那个小洞,慌得两人想挖个地洞逃出去。两人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这时他们发现那男的也下了楼,奇怪的是隔得不远,这人就像没有发现他们似得。

      男的身上扛了一个袋子,扔到车外,重重得一响,响的何琳两人心里直发毛,那肯定是女人的尸体了。

      这男的看样子要毁尸灭迹啊。果然,男的从后备箱里拿出一些钢管和其他工具,抱上尸体朝屋后走去。只听见一声声刨土的声音,何琳和阿良着急怎么出去,万一被这男人发现了肯定会遭毒手。

      这时之前找了很久的小门洞呈现在眼前,两人既吃惊又高兴,从洞里逃出去大感幸运。来不及休息赶紧撒腿就跑,跑了很久,感觉累的不行了,离红房子已经很远了,两人才停下来换口气。

      两人好不容易打了辆车赶回学校,何琳赶忙报了警。

      过了一个小时何琳接到电话责怪他骗出警,什么也没有发现。何琳感觉很奇怪,于是赶紧拿出笔记本查了查那栋红房子。

      网上资料显示,那是本地一位官员买下的私人用地。何琳觉得事情不是这么简单,谁会买了房子在那里闲置着,肯定发生了命案。第二天和阿良一起早早去了派出所,所里一位警员拗不过两人,跟随着来了现场,并在屋后勘察了一圈,什么也没有发现。

      何琳和阿良估计了一下埋尸的位置,挖起来。过了十多分钟,果然下面有东西,是一个烂掉的袋子还有黑黑的烂肉,虽然不臭了但是很恶心。

      警察见果然发现一具尸体重视起来,让两人保护好现场,打电话回局里叫了来人。不多久这事情就处理完。

      几天后,何琳送走了阿良。当天下午买了一份本地报纸,赫然看到报纸头条“某某官员以杀人罪判处死刑”。

      文章的内容和自己看到的丝毫不差...。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