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故事 · 列表页

  • 亲情故事
  • 爱情故事
  • 友情故事
  • 职场故事
  • 励志故事
  • 人生故事
  • 哲理故事
  • 校园故事
  • 名人故事
  • 睡前故事
  • 儿童故事
  • 益智故事
  • 幽默故事
  • 民间故事
  • 战争故事
  • 历史故事
  • 传奇故事
  • 鬼故事
  • 校园故事

  • 不知该怎样对你说
    09-20

              孟楠中等个儿,眼睛亮而灵动,白皙的脸上总含着甜静的微笑。孟楠家境不是很好,在我印象里,她没有穿过象样的新衣,总是那几件洗的褪色且别人穿过的旧装,但无论怎样的衣服穿在她的身上,都显的得体大方,久了,倒觉得孟楠的装束就应该是那样子,自然本色之美,其实,青春的美丽无...

  • 手捧双皮奶的不靠谱爱情
    09-20

    你有没有试过在大风天里一个人捧着双皮奶站好久?站到牙齿开始打颤,视线开始潦草,浑身上下的汗毛统统竖起,毛细孔里排放出的热气让你不停地蜷缩不停地蜷缩。但你不想放弃等待,虽然在多云的天空上,你看不到太阳的踪迹;你仍不想放弃等待,就像坚信十一万分之一的中奖...

  • 傻姑娘安娜
    09-20

              开学第一天,安娜就立刻引起了男生们的特别关注,姓“安”这实在是一个特殊的姓氏,只有古装电视剧里面知道太监安德,因为皇帝有权赐姓,未知其原本姓氏,不过在百家姓中可知,“安”姓排名第七十位,而且人数不多,因此平时不多见,安娜很漂亮,是那种西方...

  • 自然的爱
    09-20

    蓝蓝的天,白白的云,是个令人充满遐想的日子。 某大学报道处门口,他和她相遇,对望的刹那,两人都呆住了,都有着从未有过的冲动。 “绝美”他心里想。 “绝俊”她心里说。 他和她同班了,分别坐在教室的两个角落。只要一转头,他...

  • 生涩中绽放的花蕾没有果期
    09-20

    初三冬天的下午,学校安排了大扫除,在尘土飞扬中男生们互相追逐打闹,此时我没有看见远处的小妖一直看着我。我慌忙跑过去,笑着对她说,怎么了,丫头,有事么? 她低垂着脸,仿佛有晶莹的东西在眼眶中打转,紧咬着嘴唇,一言不发。我说到底怎么了,你到是说话呀? 小妖...

  • 你知道我在爱你吗
    09-20

      比如说,都上大学了,林向还在暗恋着叶子,只是林向在佛山念书,叶子在湛江。林向一直在想叶子你知道我在爱着你吗? 叶子是林向高中的同学,高中三年林向一直在追随叶子。比如说林向每天都在去长水中学路上的拐弯处等待叶子,叶子一出现林向就欣喜万分了。林向...

  • 爱情不要猜猜猜
    09-20

     上科大那会儿喜欢上一个女孩。女孩与我同系不同班。我虽喜欢她,却羞于向她启齿。只是整夜思伊人难入眠,渐憔悴。后来同寝室的哥儿几个就都知道了,纷纷向我献计献策,并多方打听到女孩的喜好,为此,我还特地请哥几个到校外的馆子里海撮了一顿,尽管我吃个下半个月的方便面...

  • 爱情大逃亡
    09-20

    他走了,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他为什么走?大家都七上八下地揣测着,似乎都心知肚明又茫然失措。他拿了家里的八百元钱,一大早悄无声息地走了,谁也不曾料到。村子里大大小小的鸡鸭鹅依然早早地出去溜达了,农民们依然伸着慵懒的腰呼吸着这清新的空气。只有他...

  • 我不是你的那颗星
    09-20

    那年我十六岁,正在上幼师。有天下午,我拿着大扫帚很卖力地做大扫除时,有人递给我一封信。我疑惑地打开信封,是个我不认识的男生写来的,信中说:“我们学校的男生对你的评价是:端庄、文雅、大方。我希望与你成为朋友。”那天晚上我练完琴,去他的教...

  • 可可人生
    09-20

              远远的学校在城市中心,门口便是川流不息的十字路口。   那些穿着短短的百褶裙、提着半高跟的鞋、扎满了耳洞的学生总是三两成群地横过马路,消失在对面的酒吧门口。   远远也是她们其中的一个。她刚刚在酒吧里因为提出分手被前男友泼了一脸的酒,是这个月交往的...

  • 那年,桃花一场
    09-20

            一 苏文可拖着行李箱,走下了火车的站台。 陌生的城市,陌生的人,唯有那个名字,是在心底念了无数遍。她想自己大约是疯了,为什么会真的来到这里,对自己压抑了无数次,但还是忍不住,来到了这里。 打车到了离医院最近的宾馆住下,那间房间选得真好,正可以从正门看见医院的...

  • 不仅仅与抓阄有关
    09-20

    陈佳要不是抓阄抓到茹烨头上,他不会对茹烨穷追不舍。 那天晚上就寝前,112寝室炸开了锅。 不知是谁出的点子,将全班19个女生的名字分别写在了19个纸阄上,全寝室12个男生都要试试运气,看能抓到谁,抓到谁就说明和谁有缘分。规则是:每人只能抓一次,一次只能...

  • 十八岁的天空
    09-20

    他叫蓝天,从中学到高中一直和我是一个班,我在班里是文艺委员,蓝天是数学课代表,他长得高大帅气,眼睛不大却总挂满笑意,学习成绩又好,在情窦初开的18岁,是很多女同学心目中的白马王子,而我也是众多男生喜欢的类型,因为我活泼好动,性格外向,我们都是老师的左膀右臂,但是我们...

  • 日落惆怅多寂寥
    09-20

            一 虽然在高二暑假补课的时候就已然明了自己进入了那黑色恐怖的高三。但现在,自新学期开学以后,教室从三楼搬到了一楼,寝室也从五楼搬到了一楼,完全省去了因爬楼所要消耗的时间。每张桌子上都是如百尺高的危楼般层层叠叠的书籍,只留一片手掌宽的空隙用于写字...

  • 赌情
    09-20

    我与晓颖是师范学校时期的同班同学。她是班长,我是班级团支部书记,经常在一起配合工作,接触的机会自然就多些。 晓颖的学习成绩非常好,入学时是我们班级的第一名,当上班长后也没有影响到她的学习,每学期的成绩依然是数一数二。平心而论,她的相貌倒是很平凡,...

  • 轻触微温
    09-20

       这个题目我想了好久,可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故事来迎合它,我已经好久没写东西了,已经有些找不出写故事的思路。   原来轻触微温,只不过是缺失了爱情的温度,有些人注定只是生命里的烟花,曾经我们都以为自己已经释怀,面对现实铺天盖地的意外,最后的选择就是离开,每个...

  • 花事 心事
    09-20

    芥末是那种很少言寡语的女孩,她有她的生活方式,她不计较别人怎么看她,每年在这四月快来临的时候,她都回在离家不远的那个山坡上放风筝,抬头望向天空,阳光照在她的脸上,她抬起手,挡在眼前,风筝在空中飘着,她背靠在一棵大树旁坐下。   那一年,芥末19岁,走在开满鲜花...

  • 糯米丸子
    09-20

       爱情深入到每一个细节。他说“当你爱上吃糯米丸子时,你就是爱上了我”   当年为了他这句话,她嫁给了他,她是家中的娇娇女,过着衣食无忧,饭来张口的日子,妈妈经常说她:“今后你怎么嫁人,不会做家务,不会做饭,结婚肯定被婆婆骂”她听后,...

  • 雪恋
    09-20

    小学六年级时候,在平时学校里会流传谁喜欢谁的传言。他也会随着众人说着玩。直到毕业那天若雪很生气地找到他对他说:“鸿杰,你知道你说的话我有多难过吗?我喜欢的是你…”他才知道原来若雪喜欢的是自己。从那天起他便不再说关于若雪的谣言,也...

  • 带血的钻戒
    09-20

              上学的时候伊诺有过两个愿望,一个是想考医学院,她如愿考到了天津医科大学,上了没两天就改了专业,小乔问她,怎么了,伊诺说她怕闻来苏水的味道    她们学校不远处有一个部队,那里经常传出激昂的喊声1、2、 3、 4,曾经有一段时间伊诺天天拉着小乔,去扒人家...

  • 只有傻子才会在爱情路上比输赢
    09-20

               紫苏一直觉得自己能赢得左放,就像拔河,紫苏始终占着上风,左放一直往回拉,紫苏却纹丝不动,最终等左放只好放弃,而紫苏赢的,除了一个华丽的转身,什么都没有。   如果说年少时我们不懂爱情,可长大后的我们为什么迷失在爱情里。   紫苏和左放上高中时就背着...

  • 玻璃窗上的哈气恋情
    09-20

          忆柳特别喜欢冬天呆在有暖气的房间里,端着一杯冒着热气的红茶站在玻璃窗前,在不经意间会用手指在玻璃窗上写写画画,写一块用手抹一块,直至玻璃窗全部让她涂抹过来,有时外孙也会和忆柳一起涂抹,一边涂抹着一边缠着她讲故事,被孩子缠的没办法了,忆柳就笑着把外孙揽到...

  • 冬冬的生日
    09-20

         冬冬的外婆每天早上给他三元钱,一元钱买早点,另二元钱是早上中午和下午往返的车费,他每天早上吃上一张五角的油盐饼或糖饼,另外五角喝一碗豆汁或豆腐脑,这对一个十一岁的孩子来说也不算少。外婆的身子骨不好,靠吃药顶着,每月二百多元的低保金得算计着花,可阴天下雨...

  • 桂余丢证
    09-20

      桂余归家,唤浑家曰:“快与我把毕业证书请将出来,下午晋职须用也!”浑家忙入密室寻之,久之,不出。桂余急,遂入,见浑家挥汗疾寻,桂余大怒:“真乃无用,这般时间仍不得,须休之!”浑家汪然出涕曰:“冤矣,冤矣,并非奴家弄懒,只是这毕业证书实不知哪里...

  • 第三次相遇
    09-20

              地球是圆的,如果有缘分,哪怕对方在天涯海角,我们都会找到对方”这是他在婚礼上向大家说的一句话,说完揽着她亲了一下。   她和他从小就是同学,他转学过来比较晚,老师把他安排跟她同桌,等老师走后,她从口袋里拿出一截粉笔,从课桌的一多半处画了一道三八线...

  • 首页 
    1 / 35页
     下一页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