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先勇 · 列表页

  • 矛盾
  • 朱自清
  • 徐志摩
  • 鲁迅
  • 沈从文
  • 郁达夫
  • 林语堂
  • 巴金
  • 老舍
  • 冰心
  • 钱钟书
  • 泰戈尔
  • 丰子恺
  • 周作人
  • 吴冠中
  • 吴伯箫
  • 谢冰莹
  • 俞平伯
  • 迟子建
  • 李广田
  • 张贤亮
  • 张中行
  • 白先勇
  • 胡适
  • 秦牧
  • 杨朔
  • 孙犁
  • 曹禺
  • 杨绛
  • 琦君
  • 萧红
  • 宗璞
  • 叶圣陶
  • 梁遇春
  • 王朔
  • 刘墉
  • 村上春树
  • 史铁生
  • 毕淑敏
  • 张小娴
  • 周国平
  • 池莉
  • 莫言
  • 三毛
  • 韩寒
  • 严歌苓
  • 闻一多
  • 郭沫若
  • 安妮宝贝
  • 贾平凹
  • 铁凝
  • 余华
  • 张爱玲
  • 余秋雨
  • 林清玄
  • 路遥
  • 席慕蓉
  • 王蒙
  • 亦舒
  • 张晓风
  • 白先勇

  • 白先勇简介
    10-03

    白先勇(1937年7月11日——),回族,中国台湾当代著名作家,小说家、散文家、评论家、剧作家,生于广西桂林。中国国民党高级将领白崇禧之子,毕业于国立台湾大学、美国爱荷华大学。现任香港中文大学博文讲座教授、香港中文大学“昆曲研究推广计划”荣誉主任。...

  • 玉卿嫂
    10-03

    《玉卿嫂》是白先勇先生早期创作的短篇小说之一。它的成熟的程度比不上白先勇以后作的《游园惊梦》、《台北人》、《永远的尹雪艳》、《孽子》。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太直露,不懂得控制。他认为作品的叙事者感情介入太多,未能保持适当的客观与冷静。然而,正是因为这篇作品的太直露,不懂得控制,作家的感情介入太多,才使得这篇作品向读者更多地展示了白先勇隐秘的精神世界,这个世界幽邃而复杂,甚至是扑朔迷离的,但它却密切地联系着白先勇的艺术创作,对深入理解白先勇的许多作品有不容忽视的意义。...

  • 三度惊梦
    10-03

        ——在广州观《游园惊梦》首演     一个人的戏剧因缘实在难料,没想到这次在广州又看到了《游园惊梦》三度搬上舞台。三月三十日晚上,《游园惊梦》在广州“长城剧院”举行首演,上海北京不少戏剧专家也赶了去参加。坐...

  • 从小说到舞台剧
    10-03

        缘起     好几年前,白先勇从美国回台湾,我们聚在一起聊天,话题转到把《玉卿嫂》拍成电影的事。好像并不完全徒托空言,导演、编剧什么的,也有些眉目。没有想到呼之欲出的《玉卿嫂》胎死腹中,《游园惊梦》却搬上了舞台。...

  • 游园惊梦
    10-03

        《游园惊梦》这篇小说是我十几年前在《现代文学》发表的。当时我正着迷于昆曲,又有感于我国传统戏剧艺术之式微,乃创作《游园惊梦》。昆曲兴起于明朝中期,独霸中国剧坛近三百年,经过无数文学家、音乐家及戏剧家的千锤...

  • 为逝去的美造像
    10-03

        ——谈《游园惊梦》的小说与演出     各位同学、各位先生:     这次清华大学请我来,洪铭水教授已经替我把题目指定了,所以我没有选择的余地,只好讲自己的东西。     讲自己的作品最难。有一次,在美国威斯康辛大学演...

  • 惊变
    10-03

        ——记上海昆剧团《长生殿》的演出     (转调货郎儿)唱不尽兴亡梦幻,弹不尽悲伤感叹,大古里凄凉满眼对江山。我只待拨繁弦传幽怨,翻别调写愁烦,慢慢的把天宝当年遗事弹。     长生殿?弹词     这次重回上海,最令我...

  • 《红楼梦》对《游园惊梦》的影响
    10-03

        红楼梦第廿三回《西厢记妙词通戏语,牡丹亭艳曲警芳心》中,写到黛玉与宝玉在大观园里一同观看《西厢记》,同时两人又埋葬了地上的落花。那时正是暮春三月,黛玉独自走过梨香院,恰巧听到里面戏班子的女孩在演唱牡丹亭《游...

  • 《现代文学》创立的时代背景
    10-03

        ——写在《现代文学》重刊之前《现代文学》于一九六○年三月创刊,距离现在,已有二十八年。其间一九七三年出刊到五十一期时,因为经济上无法支撑,一度暂时停刊。三年半后,获远景出版社的支持,得以复刊,又出了二十二期,一直...

  • 不信青春唤不回
    10-03

        ——写在《现文因缘》出版之前     如果你现在走到台北市南京东路和松江路的交岔口,举目一望,那一片车水马龙、高楼云集闹市中的景象,你很难想像得到,二十多年前,松江路从六福客栈以下,一直到圆山,竟是延绵不断一大片绿...

  • 《现代文学》的回顾与前瞻
    10-03

        一九六○年,我们那时都还在台大外文系三年级念书,一群不知天高地厚一脑子充满不着边际理想的年轻人,因为兴趣相投,热爱文学,大家变成了朋友。于是由我倡议,一呼百应,便把《现代文学》给办了出来。出刊之时,我们把第一期拿...

  • 岂容青史尽成灰
    10-03

        一九八二年日本文部省修改日文教科书,企图掩饰洗刷第二次世界大战日军侵略亚洲各国的罪行。此举引起亚洲各国政府强烈抗议,尤其是全世界的中国人更感愤慨,因为中日战争,中国人民伤亡最惨重,死亡于战乱者达一千五百万,国...

  • 经典之作
    10-03

        ——推介夏志清教授的《中国古典小说》     夏志清先生在西方汉学界以及中国文学批评界竖立了两道里程碑:《中国现代小说史》(AHistoryofModernChineseFiction)与《中国古典小说》(TheClassicChineseNovel:ACritic...

  • 文学经典的保存与流传
    10-03

        ——写在台湾文学经典研讨会前     大概因为二十世纪行将结束,大家分头忙着替这个世纪算总帐,结清单,各行各业都在回顾百年来人类到底做出些什么成就与贡献。文学界当然也不例外,去年美国“蓝灯书屋”出版社(RandomH...

  • 恐惧与悲悯的净化
    10-03

        恐惧与悲悯的净化     ——《卡拉玛佐夫兄弟》     大学求学期间,恐怕是一个人一生中对人生意义的探求,对精神生活的向往,最强旺的时期。如果这时候有幸读到一本好书,这本书可能会影响一个人一生的心路历程。 ...

  • 贾宝玉的俗缘
    10-03

        蒋玉函与花袭人     ——兼论《红楼梦》的结局意义     《红楼梦》中贾宝玉有句名言:“女儿是水做的骨肉,男人是泥做的骨肉。”宝玉见了女儿便清爽,见了男人便觉浊臭逼人。然而《红楼梦》中有...

  • 明星咖啡馆
    10-03

        “明星”大概是台北最有历史的咖啡馆了。记得二十年前还在大学时代,“明星”便常常是我们聚会的所在。那时候,“明星”的老板是一个白俄,蛋糕做得特别考究,奶油新鲜,又不甜腻,清新可口,颇有从前上海霞飞路上白俄西点店的...

  • 人生如戏
    10-03

        ——田纳西?威廉斯忏悔录     一九八三年田纳西?威廉斯(TennesseeWilliams)逝世,美国戏剧、文学界开始替威廉斯盖棺论定,一般评论家大都推许威廉斯乃尤金?奥尼尔后,美国剧坛第一人,有人甚至认为威廉斯至少应与奥尼尔...

  • 石头城下的冥思
    10-03

        山围故国周遭在,     潮打空城寂寞回。     淮水东边旧时月,     夜深还过女墙来。     ——石头城?刘禹锡     南京石头城遗址位于清凉山麓,下临长江,依山筑城,形势险要,有“石城虎踞”之称。公元二二九年东吴孙...

  • 蓦然回首
    10-03

        许多年了,没有再看自己的旧作。这次我的早期短篇小说由远景出版社结集出版,又有机会重读一遍十几年前的那些作品,一面读,心中不禁纳罕:原来自己也曾那般幼稚过,而且在那种年纪,不知哪里来的那许多奇奇怪怪的想法。讲到我...

  • 树犹如此
    10-03

        ——纪念亡友王国祥君     我家后院西隅近篱笆处曾经种有一排三株意大利柏树。这种意大利柏树(ItalianCypress)原本生长于南欧地中海畔,与其他松柏皆不相类。树的主干笔直上伸,标高至六七十尺,但横枝并不恣意扩张,两...

  • 写给阿青的一封信
    10-03

        阿青:     我写这封信给你想跟你谈谈一些问题,这些问题可能正在困惑着你。我不能说对每个问题都有现成的答案,我只能凭借我个人对人生的观察及体验,给你一些提示,帮助你去寻找你自己认为可行的途径,踏上人生的旅程。...

  • 第六只手指
    10-03

        ——纪念三姐先明以及我们的童年     明姐终于在去年十月二十三日去世了,她患的是恶性肝炎,医生说这种病例肝炎患者只占百分之二三,极难救治。明姐在长庚医院住了一个多月,连她四十九岁的生日也在医院里度过的。四十...

  • 冬夜
    10-03

        台北的冬夜,经常是下着冷雨的。傍晚时分,一阵乍寒,雨,又淅淅沥沥开始落下来了。温州街那些巷子里,早已冒起寸把厚的积水来。余钦磊教授走到巷子口去张望时,脚下套着一双木屐。他撑着一把油纸伞,纸伞破了一个大洞,雨点漏下...

  • 国葬
    10-03

        一个十二月的清晨,天色阴霆,空气冷峭,寒风阵阵的吹掠着。台北市立殡仪馆门口,祭奠的花圈,白簇簇的排到了街上。两排三军仪仗队,头上戴着闪亮的钢盔,手里持着枪,分左右肃立在大门外。街上的交通已经断绝,偶尔有一两部黑色官...

  • 首页 
    1 / 3页
     下一页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