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莉 · 列表页

  • 矛盾
  • 朱自清
  • 徐志摩
  • 鲁迅
  • 沈从文
  • 郁达夫
  • 林语堂
  • 巴金
  • 老舍
  • 冰心
  • 钱钟书
  • 泰戈尔
  • 丰子恺
  • 周作人
  • 吴冠中
  • 吴伯箫
  • 谢冰莹
  • 俞平伯
  • 迟子建
  • 李广田
  • 张贤亮
  • 张中行
  • 白先勇
  • 胡适
  • 秦牧
  • 杨朔
  • 孙犁
  • 曹禺
  • 杨绛
  • 琦君
  • 萧红
  • 宗璞
  • 叶圣陶
  • 梁遇春
  • 王朔
  • 刘墉
  • 村上春树
  • 史铁生
  • 毕淑敏
  • 张小娴
  • 周国平
  • 池莉
  • 莫言
  • 三毛
  • 韩寒
  • 严歌苓
  • 闻一多
  • 郭沫若
  • 安妮宝贝
  • 贾平凹
  • 铁凝
  • 余华
  • 张爱玲
  • 余秋雨
  • 林清玄
  • 路遥
  • 席慕蓉
  • 王蒙
  • 亦舒
  • 张晓风
  • 池莉

  • 池莉简介
    10-07

    池莉(1957—— ) ,当代著名女作家,湖北仙桃人,1957 年生于湖北仙桃,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湖北省文联副主席,武汉市文联主席,连续四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作协第九届全委会委员。著有小说《来来往往》、《小姐,你早》、《烦恼人生》、作品合集《汉口情景》等,曾获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鲁迅文学奖、小说选刊奖等50余项奖项,多部小说被改编为影视作品。...

  • 瓷器的意味
    10-07

    现在,瓷器毫无疑问是一件大雅之物。然而它是怎么来的?是做什么用的?这么往深处一想,就会发现瓷器原来是一个大俗之物。瓷器原来是作吃喝拉撒用的,最初脱胎于陶器。在汉代之前,一般都烧制陶器,它的发明和用途直接源于人类基本生活的需要。...

  • 武汉印象
    10-07

    好久好久以前,鲁迅在他的小说《祝福》开头写道:“旧历的年底毕竟最像年底。”真的经典。说话间近百年过去了,星月斗转,沧桑巨变,现在我们的年底,满目都是圣诞节华彩,新年焰火晚会满世界绽放光辉。...

  • 晒月亮
    10-07

    夜深深,在寺内缓缓散步。看风中低语的古树。树叶滑落潭水。看青苔暗侵石级。看夜鸟梦呓巢穴。看回廊结构出种种复杂的故事。看老藤椅凝思深夜的含蓄。看时间失去滴答滴答的声音。看僧人们的睡眠呈现一种寺庙独有的静寂。...

  • 熬至滴水成珠
    10-07

    有一种春,是无法守候的。这就是人生的春。人生的春往往与年龄没有关系,却只是一种苏醒。这样的苏醒,如偏僻乡村篱笆上的野玫瑰,花朵开得烂漫,意象上却单单只有光明,简单,敦厚与宁静。...

  • 人生三境界
    10-07

    随着年龄渐长,经历的世事渐多,就发现这个世界的问题了。这个世界问题越来越多,越来越复杂,经常是黑白颠倒,是非混淆,无理走遍天下,有理寸步难行,好人无好报,恶人活千年。进入这个阶段,人是激愤的,不平的,忧虑的,疑问的,警惕的,复杂的。...

  • 话语是一个美丽的陷阱
    10-07

    我对话语的警觉是在十几年前产生的。那是在我从医的第三年,也就是我医生生涯的最后一年,那个夏天伤寒病大流行。为了追踪传染源,我在整整一个酷热难当的夏天里,与所有的伤寒病人谈话,可是我仍然没有寻找到传染源。...

  • 爱惜,不是爱
    10-07

    爱惜,不是爱,不同于爱,也不是惜,也不同于惜,就是爱惜。小时候端起饭碗,很郑重,记得要把碗端牢,别摔破了;喝水要把杯子柄捏好,别摔破了。这就是爱惜,郑重,用心,专意,别让不该破碎的东西失手破碎。...

  • 不仅仅是左手
    10-07

    17岁那年秋天,我下放农村做知青,几个月之后,被选拔到大队小学教书。第一天上课,学生就不怕我。三年级的学生就有与我同年出生的。五年级毕业班的音乐、体育、美术课,我都没有办法顺利进行,两三个完全无组织无纪律的男生,个子比我高,下巴上都长了胡子,这个冬季就要娶亲了。...

  • 我当年的爱情
    10-07

    当年,也就是二十多年前,我们家家教很严,同时我家大人们已经是屡次“革命”和政治运动的惊弓之鸟,家运式微,生怕孩子们闯祸,约束是倍加严厉,平日连乱说乱动都不可以,“早恋”就是绝对禁止的了。...

  • 让梦穿越你的心
    10-07

    我不再喜欢饭店里的工作,穿件不属于自己的旗袍,站在餐厅门口对每一个打饱隔的人微笑。有些人是些什么人,哪里配接受一个纯洁女孩的微笑!我说我喜欢艺术,喜欢画画,凡听到的人都觉得十分可笑。父母已与我如隔鸿沟。...

  • 白云苍狗谣
    10-07

    张干事又找杨胖子,说想学习注射技术,想懂点行。杨胖子满口答应了。自从上次张干事在老王面前掩护了杨胖子之后,她们的关系就起了微妙的变化,杨胖子认为“其实人家张干事也就是瘦一点老一点,没多大不顺眼的。”...

  • 绿水长流
    10-07

    有一天,我想洗个头。平时在家里,我当然是自己洗头。庐山宾馆三星级,客房里全天供应热水,每天配给小袋包装的淋浴液和洗发液。按习惯,我是应该在自己房间洗头的。但这天不知为什么,我非常想享受一下别人替我洗发的滋味。...

  • 城市包装
    10-07

    起初我是假装喜欢肖景。摸她的头,要她叫我大姐姐,夸小姑娘多么漂亮。这套把戏仅仅是为了报答孩子父母的肉汤。那年我十九岁,我从没在小孩子身上用过心。我不觉得小孩子有什么格外可爱的地方。小孩子无非喜欢哭和吃糖。...

  • 一去永不回
    10-07

    《一去永不回》是池莉的一部小说。现已完结。主要讲述的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温泉对自己的生活环境极其厌烦 ,却没力量没勇气反抗,于是靠写日记来发泄情绪,并把日记以她独特的方式泄露出去,来释放自己的对世界的呼唤。...

  • 紫陌红尘
    10-07

    北京是首都,我是外省人,我老想借出公差的机会到北京旅游一下。所以,领导一说让我出差,我忙问:“哪里哪里?”我们领导当了我们所十年的领导,党政一肩挑。十年来我在他手下工作学习思想和生活,我们领导深知我心。于是,领导说:“哪里?不是北京!”...

  • 来来往往
    10-07

    武汉发生的婚外情的故事。同名电视连续剧濮存昕、吕丽萍、许晴、李小冉主演。进入商品年代,特权消失,社会慢慢走向转型期。康伟业与家庭也陷入了失落的境地,这时,他看到了也看清了自己的力量,决然“下海”,并初步成功。而段丽娜,出身于“高干”阶层,曾经历“权贵”阶层的生活又失去而成为一名普通的妇联干部,似乎从观念上还是无法接受已开始变革的社会现实。...

  • 生活秀
    10-07

    武汉吉庆街上小饭馆主人的故事。同名电影由陶红、陶泽如主演。来双元非常了解老婆小金。但凡是狠话,她一定说话算话。来双元在办完了出院手续之后,怀着侥幸心理往自己家里打了一个电话。果然没有人接听。来双元只好带着儿子,投奔大妹妹来双扬。来双扬坐在床沿上,两手撑在背后,拖鞋吊在脚尖上,睡眠不足的眼睛猩红猩红;她用她猩红的眼睛死剜着哥哥来双元。来双元和儿子来金多尔,面对来双扬,坐在一只陈旧的沙发上,父子俩撇着四条腿,尽量把裤裆打得开开的。来双元气咻咻地控诉着老婆小金,语句重复,前后混乱,词不达意,白色的唾沫开始在嘴角...

  • 你以为你是谁
    10-07

    大礼拜对陆武桥来说无所谓,但对陆武桥的朋友王一川、白伟华、王继平来说很有意义。他们三人都在政府的局级机关工作且都是独当一面的小头目,平日工作简直太忙太忙了,哪有什么八小时不八小时?晚上不过十点还想回家?这个大礼拜是绝对要放松放松的。三人一进门,陆武桥就让他们关掉了BP机。陆武桥当着他们的面关掉了自己的BP机,关掉了电话,关上了房门,打开了激光音响,室内的一切飘浮在轻柔的音乐声中。...

  • 昨日重现
    10-07

    一切都记忆犹新。小说《有了快感你就喊》一刊发出来,我家电话就被记者打爆了。他们纷纷表示他们自己以及——“许多文化名人”——他们就是这么说的——的震惊与质问:你怎么会写这么黄的一个书名?是出版商怂恿和建议的吗?你事先是否意识到“叫喊”会污染读者的眼球?...

  • 有了快感你就喊
    10-07

    有了快感你就喊! 这是一句军中流传的格言。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参加越战的美国大兵们,他们的行囊里面都有救生包,救生包里头必定有一盒火柴,这句格言,就印在火柴盒上。这是一句充满阳刚之气的格言。是男人们所追求的精神状态。我小说里的男人卞容大,其实骨子里头就充满了这种向往与追求。他是一个备受压抑的窝囊的阳刚男人。可是他一直在坚持着什么,一直在追求着什么。终于,他被迫开始了以逃离为形式的自我坚守与自我救赎。中国男人尤其需要这种精神,人性的、自由的、坚定的、革命的、悲壮的。这句格言非常上口,刺激性强,爆发力强。做这部...

  • 致无尽岁月
    10-07

    有的时候,闭上眼睛把头晃一晃,就可以感觉到生命的速度是飞——我的二 十岁,分明就在一刻之前。用现在人的眼光来看,那个时候的二十岁很傻:脸蛋又大又红,皮肤上生着 一层细细密密的绒毛,绒毛下充盈着饱满的水分,天然得与秋天的水果有着本质上的一致,以至于经常惹起的是人们吃的欲望而不是别的。经常有这样一些中老 年妇女,她们趁我不备就揪住我的脸颊,笑眯眯咬牙切齿地说:恨不得吃你一口哇!...

  • 不谈爱情
    10-07

    读池莉的作品,一个强烈的感觉就是——真、实在。她写的都是些琐碎的生活片段,可她一样能把你带进去读,让你感动,感动于生活本身的庸常、平凡、苦恼和淡淡的、然而却持久的温情。她一边注视着生活,一边贴心贴肺地倾诉,一桩桩、一件件直说到你的心坎里去,说出了你的、我的、他的日复一日、细水长流、又爱又恨的日子。...

  • 她的城
    10-07

    如果说这个春天的小说阅读季属于武汉女作家池莉,一点也不为过。今年以来,池莉的中篇新作《她的城》,被各大文学期刊逐月转载,可谓是风生水起。而池莉笔下别样的武汉女人和武汉文化风情也深深打动着读者,作品中的妙语更是被网友们奉为经典。《她的城》讲述的是发生在汉口联保里水塔街的故事。女主角一个是擦鞋店老板,一个是擦鞋女。曾是汉正街百万富翁的“蜜姐”与丈夫曾有过情感出轨,在丧夫后“蜜姐”在水塔街开了一家擦鞋店。汉口女白领“逢春”因与丈夫关系不睦,赌气来“蜜姐”的擦鞋店打工,在擦鞋中,“逢春”与有家室的富商碰出火花。“...

  • 烦恼人生
    10-07

    早晨是从半夜开始的。昏蒙蒙的半夜里"咕咚"一声惊天动地,紧接着是一声恐怖的嚎叫。印家厚一个惊悸,醒了,全身绷得硬直,一时间竟以为是在噩梦里。待他反应过来,知道是儿子掉到了地上时,他老婆已经赤着脚蹿下了床,颤颤地唤着儿子。母子俩在窄狭拥塞的空间撞翻了几件家什,跌跌撞撞抱成一团。他该做的第一件事是开灯,他知道。一个家庭里半夜发生意外,丈夫应该保持镇定。可是灯绳却怎么也摸不着了!印家厚哧哧喘着粗气,一双胳膊在墙壁上大幅度摸来摸去。老婆恨恨地咬了一个字:"灯!"便哭出声来。急火攻心,印家厚跳起身,踩在床头...

  • 首页 
    1 / 2页
     下一页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