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毛 · 列表页

  • 矛盾
  • 朱自清
  • 徐志摩
  • 鲁迅
  • 沈从文
  • 郁达夫
  • 林语堂
  • 巴金
  • 老舍
  • 冰心
  • 钱钟书
  • 泰戈尔
  • 丰子恺
  • 周作人
  • 吴冠中
  • 吴伯箫
  • 谢冰莹
  • 俞平伯
  • 迟子建
  • 李广田
  • 张贤亮
  • 张中行
  • 白先勇
  • 胡适
  • 秦牧
  • 杨朔
  • 孙犁
  • 曹禺
  • 杨绛
  • 琦君
  • 萧红
  • 宗璞
  • 叶圣陶
  • 梁遇春
  • 王朔
  • 刘墉
  • 村上春树
  • 史铁生
  • 毕淑敏
  • 张小娴
  • 周国平
  • 池莉
  • 莫言
  • 三毛
  • 韩寒
  • 严歌苓
  • 闻一多
  • 郭沫若
  • 安妮宝贝
  • 贾平凹
  • 铁凝
  • 余华
  • 张爱玲
  • 余秋雨
  • 林清玄
  • 路遥
  • 席慕蓉
  • 王蒙
  • 亦舒
  • 张晓风
  • 三毛

  • 三毛简介
    10-08

    三毛(1943年3月26日-1991年1月4日),女,原名陈懋(mào)平(后改名为陈平),中国当代著名作家,浙江定海(今舟山市定海区)人。著有散文、小说集《撒哈拉的故事》、《哭泣的骆驼》、《雨季不再来》、《温柔的夜》、《梦里花落知多少》、《背影》、《我的宝贝》等十余种。...

  • 哑奴
    10-08

    我再冲出去,看着哑奴,他的嘴唇在发抖,眼眶干干的。我冲回家去,拿了仅有的现钱,又四周看了一看,我看见自己那块铺在床上的大沙漠彩色毯子,我没有考虑的把它拉下来,抱着这床毯子再往哑奴的吉普车跑去。...

  • 一个陌生人的死
    10-08

        “大概是他们来了。”我看见坟场外面的短墙扬起一片黄尘,接着一辅外交牌照的宾士牌汽车慢慢的停在铁门的入口处。     荷西和我都没有动,泥水工正在拌水泥,加里朴素得如一个长肥皂盒的棺木静静的放在墙边。     炎...

  • 大胡子与我
    10-08

        结婚以前大胡子问过我一句很奇怪的话:“你要一个赚多少钱的丈夫?”     我说:“看得不顺眼的话,千万富翁也不嫁;看得中意,亿万富翁也嫁。”     “说来说去,你总想嫁有钱的。”     “也有例外的时候。”我叹了口气。...

  • 逍遥七岛游
    10-08

        在出发去加纳利群岛(LasIslasCanarias)旅行之前,无论是遇到了什么人,我总会有意无意的请问一声:“有没有这个群岛的书籍可以借我看看?”几天下来,邮局的老先生借给了我一本,医生的太太又交给我三本,邻居孩子学校里的老师,也送了一些图书馆的...

  • 搭车客
    10-08

    常常听到一首歌,名字叫什么我不清楚,歌词和曲调我也哼不全,但是它开始的那两句,什么——“想起了沙漠就想起了水,想起了爱情就想起了你……”给我的印象却是鲜明的。这种直接的联想是很自然的,水和爱情都是沙漠生...

  • 哭泣的骆驼
    10-08

    回身向着这空寂如死的房间,黯淡的灯火下,好似又见巴西里盘膝坐着,慢慢将他蒙头蒙脸的黑布一层一层的解开,在我惊讶得不知所措的注视下,晒成棕黑色的脸孔,衬着两颗寒星般的眼睛,突然闪出一丝近乎诱人的笑容。...

  • 收魂记
    10-08

        我有一架不能算太差的照相机,当然我所谓的不太差,是拿自己的那架跟一般人用的如玩具似的小照相盒子来相比。     因为那架相机背起来很引人注视,所以我过去住在马德里时,很少用到它。     在沙漠里,我本来并不是一个...

  • 沙巴军曹
    10-08

        一个夏天的夜晚,荷西与我正从家里出来,预备到凉爽的户外去散步,经过炎热不堪的一天之后,此时的沙漠是如此的清爽而怡人。     在这个时候,邻近的沙哈拉威人都带着孩子和食物在外面晚餐,而夜,其实已经很深了。     等我...

  • 《闹学记》后记
    10-08

    对于出书这种事情,其实是没有太多感觉的。在这辽阔的生活之海里,写作不过是百分之十的观照,其他的日子才是真真实实活着的滋味。我的书,从来没有请求知名人士写序的习惯。总是家人说一些话,就算数了。这样比较简单。...

  • 尘缘 ——重新的父亲节(代序)
    10-08

        二度从奈及利亚风尘仆仆的独自飞回加纳利群岛,邮局通知有两大麻袋邮件等着。     第一日着人顺便送了一袋来,第二袋是自己过了一日才去扛回来的。     小镇邮局说,他们是为我一个人开行服务的。说的人有理,听的人心...

  • E·T回家
    10-08

        那个马德里来的长途电话缠住我不放。     “听见没有,如果他们不先付给你钱,那么过户手续就不可以去签字。先向他们要支票,不要私人支票,必须银行本票。记住了吧?”     “好啦!又不是傻瓜,听到啦!&rdqu...

  • 重建家园
    10-08

        那天,其实我们已经走过了那座被弃的红砖屋。走了几步,一转念头,就往右边的草丛里踩进去。     达尼埃和歌妮停下了步子,歌妮喊了一声:“有蛇!”我也不理她,向着破屋的地方大步走,一面用手拨开茅草,一面吹口哨。     当我...

  • 吉屋出售
    10-08

        飞机由马德里航向加纳利群岛的那两个半小时中,我什么东西都咽不下去。邻座的西班牙同胞和空中小姐都问了好多次,我只是笑着说吃不下。     这几年来日子过得零碎,常常生活在哪一年都不清楚,只记得好似是一九八四年离...

  • 随风而去
    10-08

        当我告诉邻居们房子已经卖掉了的时候,几乎每一家左邻右舍甚至镇上的朋友都愣了一下。几家镇上的商店曾经好意提供他们的橱窗叫我去放置售屋的牌子,这件事还没来得及办,牌子倒有三家人自己替我用油漆整整齐齐的以美术...

  • 罪在那里
    10-08

        ——导读《异乡人》     卡缪的第一部小说《异乡人》于一九四二年出版,是以年轻的法国人莫梭以及他所居住的法国殖民地阿尔及利亚为背景,叙述出来的一个故事。     这本小说分成两个部分,第一部描述莫梭母亲的死,以...

  • 星 石
    10-08

        那个人是从旧货市场的出口就跟上我的。     都怪我去了那间老教堂,去听唯有星期天才演奏的管风琴。那日去得迟了,弥撒正在结束,我轻轻划了十字架,向圣坛跪了一下,就出来了。那间教堂就贴着市场旁边。也是一时舍不得离...

  • 孤独的长跑者
    10-08

        ——为台北国际马拉松热身     我的父亲陈嗣庆先生,一生最大的想望就是成为一个运动家。虽然往后的命运使他走上法律这条路,可是在日常生活中他仍是个勤于活动四肢的人。父亲小学六年级开始踢足球,网球打得可以,撞球...

  • 杨柳青青
    10-08

        ——诗人痖弦的故事     要说的是——     老家本在河南南阳城外四十里     爷爷半生赶驴车     爹爹做了庄稼郎     三代单传得一子     我娘长齐报天恩     那家园     白露前后看早麦     小麦青青大...

  • 我要回家
    10-08

        那一年我回台湾来九个月。     当时手边原先只有一本新书打算出版,这已经算是大工作了,因为一本书的诞生不仅仅表示印刷而已。     虽然出版社接手了绝大部分的工作,可是身为作者却也不能放手不管。那只是出一册书...

  • 求 婚
    10-08

        “请你讲给我听,当年你如何向妈妈求婚?”我坐在爸爸身边,把他的报纸弹一弹——爸在报纸背后。     “我没有向她求婚。”爸说。     “那她怎么知道你要娶她?”     “要订婚就知道了嘛!”     “那你怎么告诉她要...

  • 老兄,我醒着
    10-08

        一九七一年的冬天,当时我住在美国伊利诺大学的一幢木造楼房里。     那是一幢坐落在街角的房子,房子对面是一片停车场,右手边隔着大街有一家生意清淡的电影院,屋后距离很远也有人家,可是从来没见人影,也就是说,无论白天...

  • 爱马落水之夜
    10-08

    在我还是一个十多岁的女孩子时,已经会开车了。当时的交通工具仍然是以三轮车为主的那最后两年的台北,私家车并不多见。我的家中自然也没有汽车。回忆起开车的学习过程实在很简单。在当时,如果一年中碰到一个朋友...

  • 春天不是读书天
    10-08

        我早就认识了他,早在一个飘雪的午后。     那天我们安静的在教室里读一篇托尔斯泰的短篇,阿雅拉拿起一颗水果糖从桌子右方弹向我的心脏部位。中弹之后,用眼神向她打过去一个问号,她用手指指教室的玻璃门。我们在二楼...

  • 我先走了
    10-08

        那天我刚进教室才坐下,月凤冲进来,用英文喊了一句:“我爸爸——”眼睛哗的一红,用手蒙住了脸。月凤平日在人前不哭的。     我推开椅子朝她走去。     “你爸怎么了?”我问。     “中风。”     “那快回去呀——...

  • 首页 
    1 / 13页
     下一页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