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冠中 · 列表页

  • 矛盾
  • 朱自清
  • 徐志摩
  • 鲁迅
  • 沈从文
  • 郁达夫
  • 林语堂
  • 巴金
  • 老舍
  • 冰心
  • 钱钟书
  • 泰戈尔
  • 丰子恺
  • 周作人
  • 吴冠中
  • 吴伯箫
  • 谢冰莹
  • 俞平伯
  • 迟子建
  • 李广田
  • 张贤亮
  • 张中行
  • 白先勇
  • 胡适
  • 秦牧
  • 杨朔
  • 孙犁
  • 曹禺
  • 杨绛
  • 琦君
  • 萧红
  • 宗璞
  • 叶圣陶
  • 梁遇春
  • 王朔
  • 刘墉
  • 村上春树
  • 史铁生
  • 毕淑敏
  • 张小娴
  • 周国平
  • 池莉
  • 莫言
  • 三毛
  • 韩寒
  • 严歌苓
  • 闻一多
  • 郭沫若
  • 安妮宝贝
  • 贾平凹
  • 铁凝
  • 余华
  • 张爱玲
  • 余秋雨
  • 林清玄
  • 路遥
  • 席慕蓉
  • 王蒙
  • 亦舒
  • 张晓风
  • 吴冠中

  • 吴冠中简介
    09-12

    吴冠中(1919年—2010年),江苏宜兴人,当代著名画家、油画家、美术教育家。油画代表作有《长江三峡》、《北国风光》、《小鸟天堂》、《黄山松》、《鲁迅的故乡》等。个人文集有《吴冠中谈艺集》、《吴冠中散文选》、《美丑缘》等十余种。...

  • 闲话画竹
    09-12

    有人谈画竹,说竹干用大篆,竹枝用草书,竹叶用颜鲁公撇法,这里将画竹同书法混为一体了,其实都是在追求形式美的变化与统一,使绘画逐步脱离客观具象的约束,进入探索抽象美规律的范畴了。特别是在折枝竹叶中,逸笔草草,管它是芦是麻!...

  • 吴冠中: 我就是看不惯
    09-12

    凡是有亲戚朋友的孩子想要报考美术学院,我一概劝阻。美院教的那一套,是培养画匠而不是艺术家。艺术家应该是“野生植物”,不是靠“圈养”的。另外,家长应该给孩子讲明利害,搞艺术等于殉道,将来的前途、生活可能没有保障。...

  • 一幅画的故事
    09-12

    70年代,我住在北京大杂院里,老房破旧,地面潮湿,但房顶很高,原先是会贤堂的餐厅,被隔成几家住户。我家用一大块布帘遮挡卧床,床后特制了一个高大木架,架上挤满了我的大幅油画,油画踞高空,防潮。因取拿不便,轻易不让人看画。...

  • 展画伦敦断想
    09-12

    1992年3月至5月,大英博物馆举办我的个展,这确是他们首次试展20世纪中国画家的作品,因而朋友们祝贺我。我被首选也许是一种幸运,关键问题是缘于古老博物馆的改革开放,人们期待中、西方现代艺术高层次的交流,我自己当然也珍惜过河卒子的重任。...

  • 晨曦与夕阳
    09-12

      诗人却钟情于夕阳,吟唱: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画家爱画夕阳,只惑于眼前景色,未必缘于诗人的感伤。我有时下午一点钟便背着画箱出发,赶到那遥远的高地或海岸,早早守候着,准备捕...

  • 老墙
    09-12

    回家乡,总想找寻古老的遗迹,因老遗迹是自己童年熟悉的,童年以前就存在,是爷爷奶奶们的同代人。我住进宜兴县的招待所,在食堂的背面,发现了这堵老墙,悄悄去画,避免别人疑心画这破墙也许别有用心,惹麻烦,那是1981年,余季犹存。...

  • 09-12

    花,宜近看不宜远看;树依凭体态之美,才宜于远看。鲜艳的碧桃,远看不过是一堆红色灌木,失其妖娆;牡丹、芍药,远看也不见其丰满华贵之态,只呈点点嫣红了。所以中国传统绘画中画花大都表现折枝花卉,曲尽花瓣转折之柔和,如亲其肌肤,闻其芬芳。...

  • 大漠
    09-12

      日暮,离开新疆,凭车窗遥看远去的戈壁、丘陵,戈壁似丘陵,丘陵似戈壁,一片荒漠。然而辽阔的荒漠上布满花朵,那是一丛丛偏爱在沙地上生长的顽强的草,在我的眼中也就是花朵,仿佛是胖...

  • 草兮草兮
    09-12

      “视如草芥”、“草莽英雄”都含贬义,人们对草一向是鄙视的,儿时唱歌:“锄头锄头锄野草呵,锄去了野草好插苗。”盛夏,当秧苗正茂时,水稻田里的...

  • 桥之美
    09-12

    美术工作者大都喜欢桥,我每到一地总要寻桥。桥,多么美!“小桥流水人家”,固然具诗境之美,其实更偏于绘画的形式美:人家房屋,那是块面;流水,那是长线、曲线,线与块面组成了对比美;桥与流水相交,更富有形式上的变化,同时也是线与面之间的媒介,它是沟通线、面间形式转变的桥!...

  • 生耶卖艺
    09-12

    崇拜艺术,崇拜艺术家,视之如圣,其时自己正年轻,炽热如火,纯情如水。进入了巴黎美术学院,那是象牙之塔吗,肯定不是,但自以为应该就是了。课余天天到博物馆、美术馆看那些举世名作,当看到自己的教师苏弗尔皮的作品同马蒂斯、毕加索、勃拉克等权威相并陈列着时,似乎觉得自己也到了艺术的高层峰顶,进入了峰顶的群落,是这群峰中的子民了,暗自得意地俯视艺海众生。...

  • 他和她
    09-12

    她成了婴儿。病作弄她,她忘记了有几个儿子,但能说出三个儿子的名字。早上他守着她吃了药,说好中午、晚上再吃,转身,她将一天的药都吃了。于是他只能按次发药给她吃,平时将药藏起来。...

  • 忆初恋
    09-12

    沅江流至沅陵,十分湍急,两岸的渡江船必须先向上游逆进约一华里,然后被急流冲下来,才能在对岸靠拢码头。1938年,日寇向内地步步紧逼,我们学院迁至沅陵对岸的荒坡老鸦溪,盖了一些临时性木屋上课。...

  • 吴冠中生平自述
    09-12

    1919年我诞生于江苏省宜兴县闸口乡北渠村,地地道道的农村,典型的鱼米之乡。河道纵横,水田、桑园、竹林包围着我们的村子,春天,桃红柳绿。我家原有十余亩水田,父亲也种田,兼当乡村小学教员。家里平常吃白米饭,穿布衣裳,生活过得去,比起高楼大屋里的富户人家来我家很寒酸,但较之更多的草棚子里的不得温饱的穷人,又可算小康之家了。...

  • 母亲
    09-12

    我对母亲的最早记忆是吃她的奶。我是长子,她特别偏爱,亲自喂奶喂到四岁多。以后她连续生孩子,自己没有了奶,只能找奶妈,我是她惟一自己喂奶的儿子,所以特别宠爱。宠爱而至偏爱,在弟妹群中我地位突出,但她毫不在乎弟妹们的不满或邻里的批评。...

  • 水乡青草育童年
    09-12

    很幸运,我七岁就上学了,私立吴氏小学就设在吴家祠堂里,父亲当教员,兼校长。小同学都是赤脚伙伴,流鼻涕的多,长疥疮的也不少,我们玩得很欢,很亲密,常说悄悄话,至今忘不了他们的音容笑貌,他们永远跳跃在我对故乡和童年的怀念中。...

  • 吴冠中散文读后感
    09-12

      默看细雨湿芭蕉。  阵雨过后,雨开始淅淅沥沥地情调起来。豆大的水珠顺着美人蕉宽阔的叶脉流淌,鲜艳的花骨朵不胜娇羞。  是这样闲适的午后,我坐在乡野的小楼。还是老地...

  • 等待
    09-12

    等待集合、等待排队、等待通知、等待早请示晚汇报、等待废话连篇的报告会的结束、等待典礼开始、等待误点的航班……“等待”是贼,窃走人们的光阴,如果能用电脑统计每人一生中浪费于等待的长长短短的时数之总和,必大吃一惊,人命半条。...

  • 谈梵高
    09-12

    每当我向不知梵高其人其画的人们介绍梵高时,往往自己先就激动,却找不到确切的语言来表达我的感受。以李白比其狂放不适合。以玄奘比其信念不恰当。以李贺或王勃比其短命才华不一样。我童年看到飞蛾扑火被焚时,留下了深刻的难以磨灭的印象,梵高,他扑向太陽,被太陽熔化了!...

  • 说树
    09-12

    童年的故乡本有很多高大的树,孩子们谁也不理会树有什么美,只常冒险爬上高枝去掏鸟窝。后来树几乎被砍光了,因为树干值钱。没有了大树的故乡是多么单调的故乡呵,也似乎所有的老人都死去了,近乎凄凉。少小离家老大回的游子最珍惜老树,因树比人活得久长,抚摸老树,仿佛抚摸了逝去的故旧亲朋,老树仍抽枝发叶,它尚活着,它自然认识世世代代的主人,至于千年古柏古松,更阅尽帝王将相,成为读不尽的历史卷轴。...

  • 菩提树
    09-12

    我们这个公园长约数百米,宽约百米,布满高大的垂柳、雪松、槐树、泡桐及各种形态和色彩的丛丛灌木,到处缠绕着枝藤,点缀着花朵,既郁郁葱葱,又疏密掩映,颇有山间丛林的氛围,四周的高楼因而被推向了遥远。...

  • 父爱之舟
    09-12

    恍恍惚惚我又置身于两年一度的庙会中,能去看看这盛大的节日确是无比地快乐,我欢喜极了。我看各样彩排着的戏文边走边唱,看骑在大马上的童男童女游行,看高跷走路,看虾兵、蚌精、牛头、马面……最后庙里的菩萨也被抬出来,一路接受人们的膜拜。...

  • 双燕
    09-12

    《双燕》着力于平面分割,几何形组合,横向的长线及白块与纵向的短黑块之间形成强对照。蒙德里安(Mondrien)画面的几何组合追求简约、单纯之美,但其情意之透露过于含糊,甚至等于零。《双燕》明确地表达了东方情思,即使双燕飞去,乡情依然。...

  • 楚楚衣冠成菩萨
    09-12

    江南四月天,微雨初晴,湿漉漉的绍兴会稽山苍翠欲滴。绿树丛中,鲜红色的地毯从山麓拾级匍匐而上,直达山头禹陵大殿,千禧之年公祭大禹陵开始,仪仗队肃穆、多彩、活跃。钟鼓喧天,嘉宾云集,列队登山,进入正殿鞠躬祭祀。...

  •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