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冰莹 · 列表页

  • 矛盾
  • 朱自清
  • 徐志摩
  • 鲁迅
  • 沈从文
  • 郁达夫
  • 林语堂
  • 巴金
  • 老舍
  • 冰心
  • 钱钟书
  • 泰戈尔
  • 丰子恺
  • 周作人
  • 吴冠中
  • 吴伯箫
  • 谢冰莹
  • 俞平伯
  • 迟子建
  • 李广田
  • 张贤亮
  • 张中行
  • 白先勇
  • 胡适
  • 秦牧
  • 杨朔
  • 孙犁
  • 曹禺
  • 杨绛
  • 琦君
  • 萧红
  • 宗璞
  • 叶圣陶
  • 梁遇春
  • 王朔
  • 刘墉
  • 村上春树
  • 史铁生
  • 毕淑敏
  • 张小娴
  • 周国平
  • 池莉
  • 莫言
  • 三毛
  • 韩寒
  • 严歌苓
  • 闻一多
  • 郭沫若
  • 安妮宝贝
  • 贾平凹
  • 铁凝
  • 余华
  • 张爱玲
  • 余秋雨
  • 林清玄
  • 路遥
  • 席慕蓉
  • 王蒙
  • 亦舒
  • 张晓风
  • 谢冰莹

  • 谢冰莹简介
    09-29

    谢冰莹(1906年9月5日-2000年1月5日),原名谢鸣岗,字凤宝,出生于湖南省新化县铎山镇,1921年开始发表作品。在谢婉莹、苏雪林、冯沅君等“五四”时期崛起的女作家中,她是小妹妹。她是中国近代史上第一个女兵,也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女兵作家。...

  • 离婚
    09-29

    正在我准备去打听飞机的时候,信差送来一个电报,已经译好了,是西安的女子企业公司打来的,她们希望我回去继续工作,只为了殷在那里,我决定不去,我已经下决心要回安徽去了。前面摆着的是一条新的道路,不管是康庄大道的坦途也好,不管是荆棘纵横的小路也好,我总要大胆地勇敢地走去。...

  • 断指记
    09-29

    这时候,富里希的思想,像电流似的来得迅速。他立刻拾起血泊里的那节断指来,用纸包着,上面写了六个字——“献给小曼吾爱”;然后又在自己那块又脏又破的手帕上撕下一片,将剩下的那节手指裹着,脸也没洗,就匆匆忙忙地跑去找楠英。...

  • 烟囱
    09-29

    王国安在三个兵里面,是年纪最大的一个,今年才三十岁,看起来好像已有四十多岁的样子。他是个最忠实,最善良的农民典型,受尽了人生的折磨,饱尝了战争的苦味。他年幼的时候,也曾在私塾念过三年四书五经,所以说起话来,老是像书生似的那么斯文,有条有理的。...

  • 梅子姑娘
    09-29

    天下着毛毛雨,房子里的空气异常沉闷,绢枝子正在对着镜子涂口红,她的两道稀疏的眉毛,平时都需要梅子替她描画,这几天因为梅子病了,只好自己动手。她的手很重,使的铅笔也太黑了,所以看起来有点像涂了墨似的。...

  • 苗可秀
    09-29

    苗可秀是辽宁沈阳人,东北大学的学生,家住在岫岩县一个乡下;父母亲都去世了,只有弟兄两个。家里很穷,父亲遗下的一点产业,也因送他上学的缘故都变卖了;他虽然娶了妻,生了一个儿子,对于家里的事,他却从来不过问的。...

  • 一个韩国的女战士
    09-29

    民国二十四年,我第二次赴东京继续完成我的学业,在没有进早稻田大学之前,因为一位朋友的怂恿,我在法政大学的文学系听了两个月的讲,凭良心说,那两个月的光阴,是白白地虚度了的,我没有得到一点好处,除了认识了两位女朋友——小李和小陈。...

  • 壮烈牺牲的林觉民
    09-29

    “记得,意映。你的话我是永远不会忘记的!你不要多疑,我没有什么秘密;至于我喜欢喝酒,并不是借此解愁,而是我在外边,遇到交际场翕,不会喝酒,实在使主人扫兴:因此我想在家常常练习,就可以慢慢地多喝几杯了。”...

  • 疑云
    09-29

    丁太太自从那天在丈夫的香港衫口袋里,发现那个女人的照片以后,心里便感到不安起来。每天当丈夫去上班之前,总想鼓起勇气问一声,究竟那女人的像片,如何到了他的口袋里?但为了她还想要多知道一点秘密,溜到嘴边的话,她又咽下去了。...

  • 圣洁的灵魂
    09-29

    东方刚刚露出浅灰的颜色,房间里还是伸手不见五指,王福财虽然听到外面淅沥淅沥的雨声,他再也睡不着了;轻轻地从一床破棉被里爬起来,扭开了那盏五支光的电灯,灯泡上面尽被灰尘笼罩着,光线显得十分黯淡昏黄,他把昨晚老妻替他补好的鱼网拿来检查一遍,猛的发现下面还有一个大窟窿。...

  • 姊姊
    09-29

    姊姊给我最深的印象,是她出嫁那次:记得很清楚,那时我才八岁,姊姊比我大整十岁。在我的故乡,十八岁的姑娘出嫁,是最适当的时期。姊姊的个子很高,脸庞长得端正大方,皮肤特别白皙细嫩,十只手指又软又尖;其实最美的还是她的眼睛:睫毛生得很长、很浓密。...

  • 关于《女兵自传》
    09-29

      记得我最初学习写作的时候,真有“初生之犊不畏虎”的精神,只要把要写的题材,随便在脑子里想一下,便动起笔来,同时也不仔细推敲,想到那里便写到那里;写完之后,也不重看一遍,更没有想到过需要修改;自然,这种粗制滥造的作品,是不会有好成绩的。   后来年龄一天天增加,...

  • 樱花开的时候
    09-29

    有了这一段惨痛的遭遇,因此对于樱花,我特别没有好感;我并不是恨它,它是无罪的,我恨的是囚禁我的敌人!侮辱我的敌人!为了看樱花的目的没有达到,反而被关进了监牢,从此我认为樱花是不祥之兆,所以我对它没有好感,只有伤心的回忆。...

  • 我是怎样写作的?
    09-29

    提到我的写作生活,真是感慨万千,好像一部廿五史,不知从何说起。原来,对于文艺,我只是爱好而已,从来没有野心想要踏进文坛,更不敢希望有成为“作家”的一天。还记得我生平第一篇作品——“剎那的印象”发表时,是用的“闲事”做笔名,后来有位哥哥的朋友在武昌高师办了一个文艺周刊,他来信索稿,我寄了一篇去,用的笔名是“微波”,等到发表时,竟改了“冰莹”二字。...

  • 漫谈“五四”时代的新诗
    09-29

      看到近来文坛上新诗勃起的现象,不禁使我回忆起自己对新诗的狂热来。   那时我就读于长沙第一女子师范,初次看到胡适先生的《尝试集》,刘复(半农)先生的《扬鞭集》,康白情先生的《草儿在前集》以及俞平伯先生的《冬夜》、《西还》,我便更加觉得旧诗限制太严格,...

  • 一个理想的文艺刊物
    09-29

      两年来,我不知听到多少这样的声音:“台湾真像一片沙漠!”“台湾需要一个为青年人所爱读的文艺刊物。”“为什么台湾没有文艺刊物,难道干文化工作的人就不知道精神食粮的重要吗?”这些声音,有的间接由信里读到,有的直接由耳里听到。我除了对他们表同感而外,也有同...

  • 拜伦
    09-29

      拜伦的家庭   这位轰动了十九世纪文坛的少年诗人拜伦,于一七八八年一月廿二日生于伦敦,父亲是一个放浪不羁的人物,在军中任队长,不幸于一七九一年死于卫伦西恩斯。从此,拜伦只得和他的母亲相依为命,过着很穷苦的日子。   母亲是一个充满了热情,充满了爱的...

  • 茵梦湖
    09-29

      茵梦湖,这一本三万三千多字的中篇小说,至少已经被我看过七八遍了;每看一遍,就有一次新的感觉,新的发现。这是一部世界文学名著,在量的方面,它比任何作品都薄;而在质的方面,它是那么充实且富于人情味。看的时候,它使你有时心情恬淡,轻松活泼;有时紧张,连呼吸都感觉困难;...

  • 09-29

      远在四十年前,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记忆里便有了猫的印象。父亲和祖母都喜欢猫,每年一到冬天,猫就特别吃香起来,白天它老是躺在父亲的怀里,接受父亲的抚摸;晚上祖母把它当做热水袋似的,让它睡在脚下取暖,只有母亲讨厌猫,常常因为猫的缘故而和父亲吵闹。   “黑...

  • 屈原和离骚
    09-29

      屈原是我国历代以来最伟大,最值得后世崇拜的文学家,前人早有定论。在他的每篇作品里面,充满了热烈的情感,丰富的想象,优美的修辞,和谐的音节,远非其他的诗人词家所能企及,太史公批评屈原说:“其文约,其辞微,其志洁,其行廉,其称文小而其指极大,举类迩而见义远。”又说:“...

  • 小黑蒂
    09-29

    十二月一日的上午十点半,我从师院下课回来,一走进巷口,三位小朋友同时告诉我这个可怕的消息;我听了真像晴天一声霹雳,连忙向王家的门口走去,小朋友跟在我的后面又补了一句:“是孙妹妹把小黑蒂抱到王家去给狗咬死的。”于是我先去质问孙妹妹为什么她要把小黑蒂抱去王家?...

  • 赤子之心
    09-29

      湘儿两岁半的时候,我们由西安迁居到成都。那儿的老鼠特别多,有天晚上,老鼠把孩子最爱的洋娃娃咬破了,头剩半边,胳膀少了一只,肚子也咬破了;里面本来塞的是破棉絮,在我们的眼中看来,原没有什么了不起,顶多再买一个新的给他,就可以止住孩子的哭闹;然而在湘儿看来,满不是...

  • 鸽子的爱
    09-29

      我们的白雪公主,自从丧失了它的第三位驸马以后,更显得郁郁寡欢了。它每天在笼子里跳来跳去,有时把铁丝网弄得咚咚作响;有时展开双翅拍拍地打着木笼;有时从铁丝网的小洞里伸出头来,好像一下就要冲出来的样子。我看着它这样暴躁、着急,心里也有点难过。我不忍整天...

  • 葡萄
    09-29

      是一个细雨霏霏的晚上,已经十点半了,还不见达明回来,照顾孩子睡觉之后,我把客厅的书报收拾好了,便躺在床上看书,不知是因为太疲倦,还是对门邻居的音乐在催眠,不久我便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一阵沉重的推门声,把我从梦中惊醒。   “谁?”明知是他回来了,但每每...

  • 种相思树记
    09-29

      这是去年秋天的事:   有一天,我从小盒子里取出两颗红豆,种在一只黑色的瓦罐里,这原是盛酱菜用的,瓶颈很小而肚子很大,有点像一个又短又大的花瓶。我不知怎的忽然想起要种相思树;而且好像很有把握,相信只要我肯天天灌溉,经常施肥,它总有一天会长出一棵又高又大的...

  • 首页 
    1 / 8页
     下一页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