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平伯 · 列表页

  • 矛盾
  • 朱自清
  • 徐志摩
  • 鲁迅
  • 沈从文
  • 郁达夫
  • 林语堂
  • 巴金
  • 老舍
  • 冰心
  • 钱钟书
  • 泰戈尔
  • 丰子恺
  • 周作人
  • 吴冠中
  • 吴伯箫
  • 谢冰莹
  • 俞平伯
  • 迟子建
  • 李广田
  • 张贤亮
  • 张中行
  • 白先勇
  • 胡适
  • 秦牧
  • 杨朔
  • 孙犁
  • 曹禺
  • 杨绛
  • 琦君
  • 萧红
  • 宗璞
  • 叶圣陶
  • 梁遇春
  • 王朔
  • 刘墉
  • 村上春树
  • 史铁生
  • 毕淑敏
  • 张小娴
  • 周国平
  • 池莉
  • 莫言
  • 三毛
  • 韩寒
  • 严歌苓
  • 闻一多
  • 郭沫若
  • 安妮宝贝
  • 贾平凹
  • 铁凝
  • 余华
  • 张爱玲
  • 余秋雨
  • 林清玄
  • 路遥
  • 席慕蓉
  • 王蒙
  • 亦舒
  • 张晓风
  • 俞平伯

  • 俞平伯简介
    09-29

    俞平伯(1900年1月8日—1990年10月15日),原名俞铭衡,字平伯。浙江湖州德清东郊南埭村(今乾元镇金火村)人,出生于江苏苏州。散文家、红学家,新文学运动初期的诗人,中国白话诗创作的先驱者之一。清代朴学大师俞樾曾孙。与胡适并称“新红学派”的创始人。...

  • 春水船
    09-29

      太阳当顶,向午的时分,  春光寻遍了海滨。  微风吹来,  聒碎零乱,又清又脆的一阵,  呀!原来是鸟──小鸟底歌声。    我独自闲步沿着河边,  看丝丝缕缕层层叠叠浪...

  • 小劫
    09-29

      云皎洁,我底衣,  云烂熳,我底裙裾,  终古去敖翔,  随着苍苍的大气;  为什么要低头呢?  哀哀我们底无俦侣。  去低头!低头看──看下方;  看下方啊,吾心震荡;  看下...

  • 山居杂诗
    09-29

      一    留你也匆匆去,  送你也匆匆去;  然则──送你罢!    二    把枯树林染红了,紫了,  夕阳就将不见了。    三    都是检木柴的,  都是扫枯叶...

  • 09-29

      敲罢了三声晚钟,  把银的波底容,  黛的山底色,  都销融得黯淡了,  在这冷冷的清梵音中。  暗云层叠,  明霞滕有一缕;    但湖光已染上金色了。  一缕的霞, ...

  • 凄然
    09-29

      那里有寒山!那里有拾得!  那里去追寻诗人们的魂魄!  只凭着七七八八,  廊廊落落,  将倒未倒的破屋,  粘住失意的游踪。  三两番的低回踯躅。  明艳的凤仙花,  ...

  • 夜雨(外三首)
    09-29

      《夜雨》    短的白烛,  残照依依地,想留几番摇曳,  因流泪底初凝,  便将开始了人间底遥夜。    《晚风》    晚风在湖上,  无端吹动灰絮的云团,  又送...

  • 孤山听雨
    09-29

    云依依的在我们头上,小桦儿却早懒懒散散地傍着岸了。小青哟,和靖哟,且不要萦住游客们底凭吊;上那放鹤亭边,看葛岭底晨妆去罢。苍苍可滴的姿容,少一个初阳些微晕的她。让我们都去默着,幽甜到不可以说了呢。...

  • 重印《人间词话》序
    09-29

      作文艺批评,一在能体会,二在能超脱。必须身居局中,局中人知甘苦;又须身处局外,局外人有公论。此书论诗人之素养,以为“入乎其内,故能写之;出乎其外,故能观之。”吾于论文艺批评亦云然。  自来诗话虽多,能兼此二妙者寥寥;此...

  • 重刊《浮生六记》序
    09-29

      重印《浮生六记》的因缘,容我略说。幼年在苏州,曾读过此书,当时只觉得可爱而已。自移家北去后,不但诵读时的残趣久荡为云烟,即书的名字也难省忆。去秋在上海,与颉刚伯祥两君结邻,偶然读起此书,我始茫茫然若有所领会。颉刚...

  • 重来之“日”
    09-29

      在《打橘子》里说过,“城头巷三号之屋我从此也没有再去过了。”但是——  ……我想进去。这回不是“老太公”了,却是“老太婆”,非但不更老反觉得年纪轻了些。太约因日子久了,她看见我也有点认不真。幸而也有点认得...

  • 中年
    09-29

      什么是中年?不容易说得清楚,只说我暂时见到的罢。当遥指青山是我们的归路,不免感到轻微的战栗。(或者不很轻微更是人情。)可是走得近了,空翠渐减,终于到了某一点,不见遥青,只见平淡无奇的道路树石,憧憬既已消释了,我们遂坦然...

  • 重过西园码头
    09-29

      君姓赵字心余,故京兆人也,昔年同学于北大文科,久客江南,不通音问者十余年矣。顷革命告成,忽随某集团军翩翩而至,过访寓斋,肤革充盈,黑脸团团,颇异畴昔,身衣灰布中山服,惟神气索寞,询之不答,曰“将有造作容缓呈教”。翼日访之高...

  • 致汪君原放书
    09-29

      原放先生:  如《冬夜》这样信笔拈来的作品,竟有再版底机缘;这不但令我感到不安宁的愧赧,更似有人语我,这种愧心于你也是僭妄的。且我近来对于编诗底方法,以为不宜有序(见《〈西还〉书后》),故在此地只有“俯首无言”是我...

  • 稚翠和她情人的故事
    09-29

      这是鸟的故事。鸟儿自应有它的类名,只是我不知道。看他们翠羽红襟,其西洋之“红襟”乎?否乎?也不知道。也不知怎的,忽然顽儿起鸟来。大约喜欢躺着的缘故罢?闭了眼听鸟声喳喳,仿佛身在大花园里,又像在山林里。于是从荐桥再...

  • 月下老人祠下
    09-29

      君忆南湖荡桨时,老人祠下共寻诗。  而今陌上花开日,应有将雏旧燕知。  闲兄最怕读拙作的小引,在此于是不写。但是——在一九二二年十一月二十日上找着一段日记,“节抄无趣,剪而贴之。”  午偕环在素香斋吃素,湖滨...

  • 芝田留梦记
    09-29

      湖上的华时显然消减了。“洞庭波兮木叶下。”何必洞庭,即清浅如西子湖也不免被渐劲的北风唤起那一种雄厉悲凉的气魄。这亦复不恶,但游人们毕竟只爱的是“华年”,大半望望然去了。我们呢,家于湖上的,非强作解人不可,即使...

  • 与绍原论祓
    09-29

      关于你所谓“亮船”,在我们家乡有一种说法,和它相对的,叫做“照轿”。在花轿未迎新娘以前,先摆在厅上,由两位“全福太太”(所谓双全人),一个手拿镜子,一个手拿蜡烛,相向深深而万福,然后扭扭捏捏进了轿,东照一照,西照一照,而后退...

  • 元旦试笔
    09-29

      从前在大红纸上写过“元旦举笔百事大吉”之后,便照着黄历所载喜神方位走出去拜年。如今呢?如今有三条交错重叠的路,眼下分明。  第一指路箭正向着“亡国”。以神洲有限之膏腴,填四海无穷之欲壑,菁华已竭,褰裳去之,民尽...

  • 阳台山大觉寺
    09-29

      夙闻阳台山大觉寺杏花之胜,以懒迄未往。今岁四月十日往游之,记其梗略云。是日星期四,连日阴,晨起天微露晴意,已约佩在燕京大学,行具亦备,于六时五十分抵南池子,七时车开,十五分出西直门,同车只一人,且不相识,兀坐而已,天容仍阴...

  • 以漫画初刊与子恺书
    09-29

      听说您的漫画要结集起来和世人相见,这是可欢喜的事。嘱我作序,惭愧我是门外汉,真是无从说起。只以短笺奉复,像篇序,像篇跋,谁知道?  我不曾见过您,但可以说是认识您的,我早已有缘拜识您那微妙的心灵了。子恺君,您的轮廓于...

  • 雪晚归船
    09-29

      日来北京骤冷,谈谈雪罢。怪腻人的,不知怎么总说起江南来。江南的往事可真多,短梦似的一场一场在心上跑着;日子久了,方圆的轮廓渐磨钝了,写来倒反方便些,应了岂明君的“就是要加减两笔也不要紧”这句话。我近来真懒得可以...

  • 演连珠
    09-29

      盖闻十步之内,必有芳草,千里之行,起于足下,是以临渊羡鱼,不如归而结纲。  盖闻富则治易,贫则治难。是以凶饥岁,下民无畏死之心。饱食暖衣,君子有怀刑之惧。  盖闻兰植通涂,必无经时之翠,桂生幽壑,终保弥年之丹。是以耦耕...

  • 贤明的——聪明的父母
    09-29

      这是一个讲演的题目,去年在师大附中讲的。曾写出一段,再一看,满不是这么回事,就此丢开。这次所写仍不惬意,写写耳。除掉主要的论旨以外,与当时口说完全是两件事,这是自然的。  照例的引子,在第一次原稿上写着有的,现在只...

  • 性(女)与不净
    09-29

      说是灶王爷被饧糖粘嘴以后,大家谈天,谈到北京风俗,新年破五,女人才许到人家去拜年。有人说这因女人鞋子太脏,又有人说新年里男客多,怕自己家的女人被人家瞧了去。总之,不得要领,话也就岔开了。就有人讲笑话。——我家有一...

  • 首页 
    1 / 4页
     下一页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