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日记内容页

  • 优美散文
  • 辛辣杂文
  • 诗词歌赋
  • 短篇小说
  • 生活随笔
  • 心情日记
  • 青春校园
  • 网络情缘
  • 凭栏论世
  • 长篇连载
  • 惊蛰

    时间:2019-07-12 09:06  作者:冷月公主  热度:
      

      这些日子,一直在整理自己的文稿,不知不觉地竟也写了五十余万字。

      看着那些被我粉饰过的字字句句,从打印机里小心翼翼地探出身来,如同那些在天地间繁衍生息的候鸟,年复一年用翅膀描绘的旅途所震撼。想着它们都曾以怎样艰难的姿态钻出我的笔端,而现在我的身边只剩下旧事和静物,却带给我片刻的愉悦,甚至是幸福,令我战栗。

      这是一个关于承诺的故事,我只想在某种时候能够静下心来写点东西,写点自己心里想要说的话,随意地记在纸上,不为附庸风雅。因为有些话语,只是写给自己看,留有一片净土让自己栖息,品尝着那一份的清静和雅致。其实,安安静静的幸福一直在身边,一刻都不曾远离。比如,阳台花栏上栖息的鸽子,像一小堆白雪,让人担心它会在某个炙热的午后悄悄融化;比如,邻家的小狗跑到我的院子里来,蜷在脚边,陪伴着我;比如,在深夜,写上几句对这个惊蛰的感受……

      有朋友问“你是在描绘你自己的生活吧?”还有一个不太熟的网友也曾问过类似的问题:“你的字里行间透着淡淡的忧伤,似一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子,眉目低垂地诉说。那些故事里,哪些有你?”我答:都有,也都没有。是,也不完全是,准确地说是我向往的一种生活,也许是因为孤独。有一段日子,时常在深夜里突然醒来,使自己陷在一种凄清而凋零的情绪里。

      文字于我,是对这个世界最好的倾诉方式。依赖着冰冷的文字和没有生气的键盘,或许只为了提醒自己做个有心有情的过客。现实中我的生活单纯而压抑,不善于、也不屑于蝇营狗苟,只能以文字为材料,把一切喧器温柔地隔在门外,构筑属于自己的海市蜃楼来满足女人浪漫的天性,让我倦了累了,都可以依靠。

      当然,里面有我的影子,所以我的文字里有时尚的女孩、玫瑰、月亮、蕾丝窗帘、咖啡馆、美容院……那是一种闲逸的生活情调。在我看来,那些平实而温柔的画面中感受到的,却是悠远的生活感动。

      生活,于我是一种过程,一种必然,一种成长。当经历为真的时候,我喜欢遮掩起资深的情感;当情节虚幻的时候,我反而喜欢把自己彻头彻尾地扔进纠缠中。

      真我在哪里?我问自己问到疲倦。我知道她就藏在心里的某个角落。如果把她拉出来见见阳光,势必牵扯出一片鲜红的血色。所以,此刻我的手有点抖,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可以面对留在纸上的痕迹。

      写作是偶然的事情,以前不写,也不会写,上网看见很多朋友在论坛上发贴,我也试着写,之后就有很多朋友点赞。我觉得,噢,自己写的东西还有人表扬我,兴趣就来了。特别是,记得有一天我写了《寒夜篝火》,然后有人读了出来,配上音乐。那感觉,真美啊。

      写字之初,是因为热爱,而随手涂鸦,不在乎别人眼里的好与不好的。更没想过有朝一日会有人读我的文字。那些文字只是一些感觉。有时候,觉得自己是一只千年前放生的白狐,在雪地上边歌边舞,衣袂飘飘,留下美丽的脚印。而文字就是自己舞蹈的脚尖。我用自己的方式记录曾经走过的日子。最好是事无巨细,连斟一杯茶,一件新衣的体会都写上一写,用诗一样的句子。然而,朋友喜欢着那些故事,他们喜欢着那些文字的香,喜欢着我笔下的那个我;而我在他们的吟诵里清楚地看见了一个陌生的自己。

      在我生活的日程表中,被写字、画画,和琐碎的事支离着。直觉地感受着艺术和生活是那么地接近,慢慢地形成了自己观察周围事物的角度,以及思维轨迹和表达方式。当然,我也知道这样含蓄、内敛、阴柔,优雅,震撼的东西可能也会少一些,但假若刻意追求是不是细致,过份在意或纠缠这种东西,就会过早的消耗对本质生活的热爱。

      记得小的时候母亲常说:不必攀比别人,只和自己比;目的是让自己的明天比今天好。我一直认为,流畅的、生动的、灵性的,一气呵成的东西,那是一种极至,散漫中显出一种底蕴。文字于我,只是生活体会过后的一种心情吐露,平常得无法惊天动地。

      当然,文学艺术可以走向另一个极端,那就是发展自己的个性。比如我很喜欢油画,因为它可以让人淋漓尽致表达想要的本能。在这种境界中人就可以物我两忘,纯真无邪,仿佛世界是自己的,可以随心所欲地撒欢。其实,一幅安静的画,很多时候,是画家揉碎了自己的灵魂,蘸着回忆,勾勒出来的梦。

      夜深人静,一个人伏在书案,我看到一只黑夜里的虫,披着透明的翼,正在咬碎案头青花瓷里花瓣上的露水。到底是那些花的芳香泽了瓷,还是瓷的清辉润了花?

      古铜色的老式留声机,针尖在密纹上掠过,缓缓流淌出怀旧金曲。墙壁上的时钟滴答滴答,合着心跳,均匀而有力。我听到了自己内心深处的涛声。

      烟雨江南,今年有些逆天,竟然连续下雪,但毕竟是惊蛰了,寒冷中夹杂些许温暖。

      关掉电脑,躲开那些八卦新闻。我信步来到轩窗下,与那些蛰伏于泥土的精灵对话,听它们微弱喘息,感受它们伸展着瑟缩一冬的身躯,轻轻摇曳,才发现世界竟然如此纯洁。

      这个夜里,我安分守己。把忧伤的灵魂交给文字。

      您是否看见一袭素衣女子,手提心灯,从远处款款走来,沾一身毛茸茸的暖色?事实上,那些文字的每个缝隙都漏着月光。

      其实,很多事犹如天气,慢慢热,或者渐渐冷,等到惊悟,已过了一季。愿我的这些文字也能给读者带来些许春的信息。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

    参与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