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散文内容页

  • 优美散文
  • 辛辣杂文
  • 诗词歌赋
  • 短篇小说
  • 生活随笔
  • 心情日记
  • 青春校园
  • 网络情缘
  • 凭栏论世
  • 长篇连载
  • 低眉

    时间:2019-03-10 10:48  作者:纸墨飞花  热度:
        只觉得这两个字无端的好。

      念起来,会嘴角轻扬。默念起来,也有莫名的俏,恍如看到一个白衫女子,敛首,端然,隔了尘世的喜悦与苍茫,没有惊天动地,没有铁马冰河,有一种说不出的优雅,带着不动声色的平静,多么美,多么静好。

      睥睨,太过傲慢,不大讨喜。扬眉,太过直白,不够委婉。横眉,是向千夫所指。低眉可真好,比烟视多了份蕴藉,比睥睨多了份曼妙,比扬眉多了份温婉。不是仰望,也不是俯视,极收敛,极沉静,又极清阔,寻常都有石破天惊。

      越是横眉越不美,越是低眉越美。

      二月河说:“人生的最底层有个好处,就是无论从哪个方向努力,都是向上的。”

      低眉,惹人爱怜。真喜欢这两个字啊,贴心贴肺地喜欢。这两个字用在女子身上,最为熨帖。一个低眉,褪了青涩,添了饱满,用不扬眉的极致,把自己放到低处,守着一盏淡到无味的茶,看破桃红柳绿。

      低眉,是低眉信手续续弹吧。她,是琵琶女,少时欢乐,如今,年长色衰,漂沦憔悴;他,是白居易,曾居高官,今,被贬蛮瘴之地,心境凄凉,满怀郁愤。深秋月夜,他送客湓浦口,江面巧遇她,她敛容,弹一曲如怨如慕、如泣如诉的悲歌,琵琶铮铮然,诉尽心中悲凉,曲罢,低眉悯然。他,同病相怜,同声相应,低吟“同是天涯沦落人”的苍凉,泪透青衫。

      低眉,是一低头的温柔吧。一声声的木屐,清脆,殷勤,无限的离绪和柔情,凝结在道别的一瞬,那一声珍重里有蜜甜的忧愁,清涟里有滟滟的遐思,亦有与她的芳躅,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象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那是徐志摩和她告别,日本女子低头鞠躬,温柔谦恭,阳关三叠式的互道珍重,情透纸背。悠悠离愁,千种风情,一只酣醉了的花蜂,餐不尽她的娇羞与柔情,饱啜芬芳,不讳猖狂,在一低头的水莲花上嘤嗡。

      低眉,是那低到尘埃里花吧。那个临水照花的才女,遇到胡兰成,几次刀兵相见之后,心城就举起白旗,甘愿放低姿态,并从尘埃里开出花来。然而,他到底是负了她,后来“整个的中原隔在他们之间,远得使她心悸”。到最后,还是花落人散,刺青般的殇。她曾就《异乡记》写过这么一段话:“假如你曾经爱过一个人,后来不再爱了,你可能会忘了他的长相、声音,甚至他的姓名,当这些像冰块一样融化在时光之水里时,你一定不会忘的,是和他在一起时的你自己。你说过的话,做过的事,走过的路,当时与他紧密相连,现在却分离出来,单单只与你有关,缘起处的他,最多只是一片隐隐的暗纹。”无论是胡兰成还是赖雅,都没能与这个奇女子死生挈阔。一场爱的璀璨烟花,炽热燃烧后寂灭,情爱渐芜,已没有安稳,她,兀自萎谢,最终选择岑然远去,一个世纪的繁花风流云散。

      想当初,心高气傲,才气如她,竟可以为了爱谦卑至此:“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这是她送给他的照片背后的文字。叉着腰,抬起下巴,睥睨众生的她,见了他却没了半分的矜持。说这句话的她,一定是爱过,这个曲高和寡的寂寞女子,在爱情来临之时,是低眉的,低到尘埃里的,他的才情,他与她之间的连朝语不息,都让睨视傲行的她臣服,沉迷。不然,她不会与他伴在房里,连同道出去游玩都不想,想来那时,同相爱的人厮守在一起,低眉都是美的。

      菩萨也是低眉的吧。红尘男女都在念叨着,菩萨保佑。菩萨是神,凡人是有事也求,无事也求,生老病死,爱恨情仇,艰难困苦,她哪能一一排解?不得已,低眉垂目,不想看,不忍看,不去看,可以避开人的眼光,可以跟凡人保持距离。朱天文也说,菩萨除了不忍看,也是没有能力看,所以才低眉的。她只是我们想象的一个神,她亦有她的难处。她不愿意让众多的人来叩她,而愿意我们,自己把自己修炼成菩萨的样子,以慈悲心看待世事。

      这尘世的熙熙攘攘总是让人难以自持,总有人,为了一个虚名,一帘空梦,一段孽情,交付身心。人生需要低眉,生活需要低眉,人与人之间也需要低眉。太过浓烈,总会有大悲大喜牵绊,低眉留白,才能久远。

      学着低眉。

      愿意活得简单淡定,智能手机搁一旁,换回原先最简单的那个,只要能接打电话,能发信息,就行;喜欢安静了,看一段人间烟火,将一杯茶,喝到无味;不再奢求一场盛世繁花的相遇,学会了隐忍。那跑在心里的马,就在心里奔腾吧,那长在心里的花,就在心里招摇吧;不再喜欢鲜衣,不再喜欢浓烈,清心婉转,素色又清幽;为一株植物低眉,也开始让自己枯荣勿念,在午后慵懒的阳光下,捧一卷闲书,将寂寞坐断,含羞带喜地看尘埃落定。再怎么铁马冰河,绵长浩荡,都付与简静安宁。

      试着低眉。

      在最烟火的人间沉迷,在柴米油盐里醺然,眉间留三分浅笑,抬首入世,低眉出尘,瘦剪一夜灯花,看一柄油纸伞,遮住了冷暖交织的光阴,在文字里,把一切荣辱,看作是——云烟过眼。在花香中,在烟雨里,浅吟低唱,呼吸、稳睡、做梦、冥想,闲步,前行,沉静而善良。

      低眉,可真好。

      低眉,隐忍和美,是春风中呢喃着的燕语,平平仄仄着简单的明媚;低眉,俯仰随人,是四月里的蓓蕾,羞答答地于枝头娉婷,欲开还休;低眉,不动声色,是悠然不群又接近佛性的大雅,是如莲花清幽开放,不蔓不枝,芬芳,内敛。

      金太闪烁,银太冷,低眉的女子当是玉,又温润,又美好。低眉,做一个清澈善良的女子,做一个慈悲简静的女子,在紫陌红尘,栽种一树菩提。

      
    飞花心语:

      低眉,是不争。上善若水,水利万物、泽众生而不与争。以其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不争,静默而韬光,含蓄而蕴藏。看穿名利,看清世态。不争,不争意气,不争权力,不争虚名,穿过功名利禄的牵绊,成就生命的厚重和充实。杨绛说:“我和谁都不争,和谁争我都不屑”。不争,淡化名利,看轻是非,玉成他人,与人为善,不争,是一种智慧,只有真正的勇者才敢于放弃,只有真正的智者才能坦然面对蜗角虚名。不争,甘当配角,甘为小草,敢于默默无闻,敢于与世无争,这是一种高尚的人格,人生修为的大境界。她强任她强,清风拂山冈。她横任她横,明月照大江。

      低眉,是谦恭。地低成海,人低成王,世间万事万物皆起于低处,成功于低处,低是高的起点和发端,高是低的嬗变与升华。成熟的稻谷总是低首,谦卑不语,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四时有明法而不议,万物有成理而不说。言语谦和,举止内敛,宁拜人为师,不好为人师,请教让人少走弯路,谦恭能让自己赢得他人的尊重。谦恭,是一种圆融而不世故的姿态,是一条宽广而不汹涌的河流,是一种明亮而不刺眼的光辉。

      低眉,是平和。美到极致是平和,平和是宽容和善良的美,是绚烂归于平淡,浮华归于沉静的美。洗尽浮华,超越偏狭,淡淡地生活,静静地思考,不为平淡所困,不为辛劳所苦,不为压力所累,以至柔的力量,放低姿态,宽严得宜,与人为善,可以变鼓角铮鸣为清茶礼让,化百炼钢成绕指柔,用自己的温柔与平和,演绎人生的美丽嬗变。人若平和,不显不露,不张不扬。内心,宁静泰然。举止,自在从容。失败时,豁达大度;成功时,不得意忘形;卑微时,安然淡定;显赫时,不趾高气扬。持盈若亏,不骄不狂。誉来,付之一笑;毁来,置之一笑。平和之美,从形貌至内心,其才,玉韫珠藏;其心,天青日白。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

    参与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