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散文内容页

  • 优美散文
  • 辛辣杂文
  • 诗词歌赋
  • 短篇小说
  • 生活随笔
  • 心情日记
  • 青春校园
  • 网络情缘
  • 凭栏论世
  • 长篇连载
  • 八月的乡村

    时间:2019-09-23 08:50  作者:苏黎  热度:
        一走进八月,乡村的空气中便弥漫着麦子成熟了的香味。

      在乡村外十里地就能闻到麦子成熟的香味,那丝丝缕缕的麦香像烟雾一样萦绕在天空,等走近乡村,麦子成熟的浓香就扑鼻而来,你深深地吸一口麦子的香味,就像闻到了刚刚出炉的干粮的香味一样,忍不住让人想到了八月十五那黄灿灿的冒着热气的锅盔,咬一口,那种满嘴的喷香就是这个味道。

      田地里,一片金黄连着一片金黄,一整个田野都戴着黄金甲。一些被金黄遮挡着的绿,比如一些后来长出的新苗,夹在成熟了的麦子里,还有地埂上的一些绿草,它们泛着青,嫩绿嫩绿的,这些绿和黄,就像一些没膝的小孩跟在大人们的后面,屁颠屁颠的成长一样快乐。

      村门口,因为多日不下雨,落满灰尘的茯启花,顽强地开着,争强好胜地红艳艳,就像我务家的姐姐一样,不管有多忙多累,她总是灰头土脸地、面带着微笑地站在庄门外面迎着我。

      一进村子,就碰到了拉着骡子回家的拐子二叔,那骡子吃得油光滑亮,便走路便撒着粪,自在的跟神仙一样。如今农业现代化了,用牲口的地方少了,养牲口的人也少了,拐子二叔舍不得把骡子卖了,一天拉出拉进的侍弄着,对待骡子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亲,这个骡子是拐子二叔家的黑草驴下的,从小到大在拐子二叔手里拉着,已经拉了二十年了,和拐子二叔结下了深厚的感情,骡子温顺的性格就像拐子二叔一样,不管是陌生人还是熟人摸它的屁股,它都不会躁,只是抬抬蹄,以示人不要摸它的屁股,有人给拐子二叔掏了三千元钱要把这个骡子买走,拐子二叔没卖,二婶骂拐子二叔,对骡子比对她亲呢,就差晚上睡觉搂着脖子了。

      东家的母鸡在咯咯嗒,咯咯嗒地在叫喊,西家的公鸡在打着鸣报着时辰,我抬头看了一眼头顶碧蓝的天空中金灿灿的耀着眼的太阳,心想现在该正午了吧。村子里除了鸡鸣和几声狗叫,安静地像是村子也在午休,村东头王铁匠的铺子要是在过去,这个时节一准忙得整个村子都能听见打铁的声音,家家户户都要把旧镰刀拿去,翻新了准备好收黄田,如今你再也听不到叮叮当当的打铁声,那些退下来的镰刀早就躺在哪个墙角,锈了一身黄锈在睡大觉呢。铁匠铺早已改成了百货店,满眼的生活用品摆在货架上;村西头苏石匠的铺子改成了摩托车经营与维修一体化的商店,苏石匠的儿子早就不钻石碾子了,已经改了行当,门牌上挂着女名星的巨幅照片,照片下面打着摩托车的品牌。如今有康拜英,号称收稻王,有多少庄稼还不是随便的事。

      这时从一个庄门里溜出了一只黑身白爪子的猫,猫后面跑出的是一个二三岁大的圆头圆脑的小孩,小孩后面跟着一声叫出来的是一个白发老奶奶,我看清了那是我的本家的二奶奶,追着的那个小孩是她的重孙子,我听见奶奶嘴里叨叨着要重孙子睡觉,重孙子偏不睡,要追着和小猫玩。奶奶重孙子,一老一小,一后一前,都走得不稳当,像老鹰抓小鸡一样。小猫一蹿,跳上了一人高的庄墙,在庄墙上迈着优雅的猫步,走来走去,看没人打理它,就停下来,睁着圆圆的眼睛向下喵喵地叫了几声,小孩无奈地看了看墙头上的猫,蹲在地上玩起了石子土块,小猫看小孩没有抓自己的意思,又喵喵地向小孩叫了几声,小孩只顾玩石子,不理小猫了,小猫自觉没趣,就坐在墙上,用舌头添一下爪子,洗一下脸,左一下,右一下。二老奶奶一看见我,就撇着没牙的嘴说,哟,是小丫呢,怪不得猫洗脸呢,才是有贵客到了。

      一辆卖西瓜的四轮车开进了村子,卖西瓜的叫卖声,打破了乡村的正午的寂静,从各庄门里陆续走出了大人小孩,向西瓜车围去,卖瓜人用手拍开了几个西瓜让大家伙都来品尝,不甜不要钱,我看到卖瓜人手里那红红的瓜瓤里黑黑的籽,像眼睛一样看着我,还有那带着糖份的瓜水从卖瓜人的手指缝里流出,就想上前吃上一口。有用钱买西瓜的,有用粮食换西瓜的,一会儿,一车西瓜卖完了半车,卖瓜人又吆喝了几声,不见有人来买,发动了四轮车,嘟嘟嘟开走了。大人们称完了西瓜不立刻回家,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说起了闲话,你家的麦子黄得好,油亮油亮的,他家的胡麻饱的好,胡麻骨朵个儿大。卖西瓜的车刚走了不一会儿,又来了一个卖蘑菇的三轮车,新鲜的蘑菇,新鲜的蘑菇,人们又围上去买蘑菇。

      庄院里的人进进出出,人一走动,动物们也跟着活泛起来了,羊咪声,牛哞声,大人的叫喊声,小孩的哭闹声等不同的声音从各家各院里传了出来,就像是戏台上幕布后面的声响一样。树上的鸟叫声也从树叶背后探出头来,最动听的是一声声喜鹊喳喳喳的叫,它站在高处的叫声吸引了喧哗的人们,人们都抬头找着这个欢叫的喜鹊站在谁家的树上,是谁家有喜事了,叫的这么响。

      韩三爷拉着一只羊去放,羊的奶子大的,走起路来左右摆晃着,就像后腿里夹着一具装满奶子的壶,随时都有将奶子从壶嘴里溢出来一样,谁都知道,自从奶粉里被查出三氯氰氨后,韩三爷为了自己的小孙子吃上放心绿色环保的奶子,就特意买了这只奶羊,早上下午都牵着到地上吃青草,这可是纯天然不受污染的奶源。

      老刘家的庄门外树荫凉下有人在择芨芨簪扫帚,也在为秋收做着准备。

      老李家过年时新娶的媳妇腆着大肚子,手里拿着酸杏子,边走边吃,看到二奶奶的重孙子,就喊着递给一个酸杏子,小孩吃了一口酸杏子随口吐在地上,咧着嘴不说话,但大人能看出来小孩是酸的,看着的人咽了几口嘴里生出来的津液对那小孩说,那酸杏也是你可以吃的。

      张嫂拉着一面盆发面,说是到街上烤干粮去,麦子快黄了,烤上一些干粮,忙不过来做饭了就着西瓜也能将就一顿。

      王家新修的房子里传出电锯加工的声音,原来是在搞装修,乘秋收前的空闲里将夏天修好的新房装修出来。

      如今新农村新气象,有些农民家的房子不但外表好看,屋里装修得也好,姐姐家为了供两个儿子上学,没能修起新房,姐夫是个木匠,整天给人家的新房搞装修,姐姐就把我带到隔壁家看看姐夫装修好的新房子,油面地砖亮得能照人,墙壁柜、橱柜、大理石的灶台等装饰得一点不比城里人住的楼房逊色,我看着姐姐羡慕的眼光就安慰姐说,过几年,等你儿子发达了,也给你修这么好的新房子,让姐夫给你装修一新,你住着享福。

      夕阳西下,霞光满天。我没有看见村子上空升起的炊烟,也闻不到昔日乡村的牛粪烟的味道,如今农村家家户户都使用上沼气灶了,又干净又节能又环保。

      夜幕降临,婆娑晚风送来阵阵麦香,摧人入梦。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

    参与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