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散文内容页

  • 优美散文
  • 辛辣杂文
  • 诗词歌赋
  • 短篇小说
  • 生活随笔
  • 心情日记
  • 青春校园
  • 网络情缘
  • 凭栏论世
  • 长篇连载
  • 正月雨

    时间:2021-03-12 08:59  作者:老溪  热度:
        大约凌晨三点,我朦胧中隐约听得外面有一种噗噗咕咕,呼呼噜噜的声音,不紧不慢,均匀绵长。不是风声,不是汽车声,不是铲雪车声,也不是雪声。下雨了吗?现在可是数九寒冬的正月呀。

      脑袋一活动,就睡不着了。我放平了身子,让两个耳朵都支起来,尽量接收更多的信息。很像是雨声,间或还有吧哒、吧哒的声音,只是不很清亮,大概是高檐上的水落在低檐上。没有别的,只有这些,不急不缓,不高不低。

      我想证实一下,起身来到窗前。楼外是一个近乎闲置的停车场,借着昏暗的路灯光,可以看到零散停放着几辆车,大部分空地上还是积攒了一个冬天的雪。如果下雨,应该把雪都融化冲走了吧?但地面还是白色,应该还是雪。再仔细看看,似乎可以看到雪中有一些较暗的弯弯的道道,那是雨水冲出的雪沟吧?

      打开窗户,不冷,呼呼噜噜的声音更真切了,确实有声音,但不透亮,还略感到有湿气。我已经断定确实是在下雨了。地上是雪,楼顶上是雪,雨落雪上,如水浇棉上,所以才是这样的声音。

      我接着躺下,听这雨落雪上的声音,似乎越来越分明。我心里并不感到奇怪,而且希望下雨。因为下雨预示着春天来了,因为下雨可以补充水源,因为“农民歇阴天”,可以踏踏实实地睡觉。地上的水是不是还会结成冰,反成危害,我也不太在意。

      最近几天曾有预告,说有大雪,但也就在前天夜里下了点小雪,地面积雪只有两三公分。不过天一直阴着,也不冷,像是还要下雪的样子。在这样的温度下,是不是本该下的是雪却变成了雨?

      天渐渐亮了,我偶然一抬头,看到窗外是纷纷扬扬的雪花了。难道夜里下的是雪,而不是雨吗?我又来到窗前,看看地上和近处的矮楼顶上,原来有些发暗的地方已经变白。我确定,夜里下的是雨,这雪是天亮以后开始的。

      还要上班。出了门,我撑开雨伞。空中的雪花很密,沙沙地。对了,下雪的声音是沙沙的,很小,在屋里是听不到的,而我晚上听到的声音是呼呼噜噜的,比这大得多。地上没有流水,但是湿湿的,没有结冰,才落到地上的雪将化未化,踩上去像豆腐脑。如果夜里下的就是雪,现在地上应该积得很厚了。街上还有车在行驶,但不多。为了防滑,有坡的路段撒上了一些炉灰渣。

      到了学校,值夜班的师傅还没有走,他证实了我的判断。他说,从晚上9点多就开始下雨了,直到天亮以后才变成雪。

      有“雨加雪”这个气象名词。雨加雪的现象经常出现在寒暖交替的时节和冷热交接的地带。我想,雨加雪不会是雨雪同时下吧,大概就像现在这样,下一阵雨,再下一阵雪;或者下一阵雪,再下一阵雨。

      现在外面的雪还在下着。如果夜里下的不是雨,一直是在下雪,算得上是大雪了。

      正月里下雨,我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遇到。这里是东北,正月里从未下过雨。六月下雪好像是传奇,是因为窦蛾冤屈,感动了上天。但那是戏里的故事,我们没有真正遇到。正月下雨我们是真的遇到了,这说明了什么呢?高寒地区,长年下雪,并不奇怪;温热地带,长年下雨,也不奇怪,但我们这里正月下起雨来,我确实有些想不明白。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

    参与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