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随笔内容页

  • 优美散文
  • 辛辣杂文
  • 诗词歌赋
  • 短篇小说
  • 生活随笔
  • 心情日记
  • 青春校园
  • 网络情缘
  • 凭栏论世
  • 长篇连载
  • 永远的歌声

    时间:2019-08-23 22:16  作者:范宇  热度:
        没有 邓丽君歌声的夜,就如同夜里没有星星一样寂寞。

      我已记不得开始喜欢邓丽君的歌声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开始喜欢邓丽君的歌声也就是我第一次听邓丽君的时候,大概是八九岁吧。那时,我家里有一台老式的录音机,可以播放黑胶磁带。邓丽君就是从老式录音机上那两个黑色的大喇叭里走进我的心里的,不,应该是飘进我心里的。记得,第一次听邓丽君的那盘磁带是从邻家的大哥哥那里借的。他那里有很多歌手的磁带,我借了一些回家,不知为何,并不懂音乐的我,在那么多磁带里偏偏爱上了邓丽君。

      现在回想起那些年少时艰苦的岁月,一点也无遗憾,比起其它农村孩子,我至少拥有过邓丽君的歌声。或许,八九岁时喜欢邓丽君真是一种天性,人的天性与邓丽君歌声的天性不谋而合。如今,依然喜欢邓丽君的歌声,总感觉她的歌声最贴近人性,高雅脱俗,如炎炎夏日里一朵荷花的盛开,浸润一颗浮躁的心。好多人提起邓丽君的歌声特质,总要提起这样三个温暖的词汇:甜美,圆润,温婉。其实,她的歌声除了这些,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特质——穿透心灵的力量。

      因为这力量,我欠邻家大哥哥一笔永远也不愿偿还的债。在邻居大哥哥那里借的磁带都已归还,只剩下一盘邓丽君,永远也无法归还。那盘磁带我听了好久好久,越听越爱,一直舍不得归还,直到有一次我泪流满面。那年我十三岁,都怪我不小心,那盘磁带从半人高的书桌上摔下来,摔成了两半。这一摔几乎摔碎了我少年时的梦,为此,我伤心难过了好久。如今,邻家大哥哥早已结婚,儿子都上了小学,不知,他忘没忘我还欠他一笔无法偿还的债?

      在那以后的很长很长的岁月里,我都无法听到邓丽君的歌声,我常常在夜里失眠。那些日子里的星星好像都是寂寞的,一个寂寞的乡村在人们熟睡后,偷偷落泪。后来,可以听到邓丽君的CD,再后来,可以在MP3里听到邓丽君,乡村的星星才不那么寂寞。

      想切入一段小小的插曲,我情窦初开的十七岁。那年,爱上一个女孩,也是那年,被一个女孩深深伤害。女孩的伤害几乎在每个夜晚占据我的脑海与心灵,温暖的星星再次在心头一颗颗变得寂寞。这时,我已拥有一个MP3,里面几乎都是邓丽君的歌曲。在脑海空白了几个夜晚后,我开始重新听邓丽君的歌声。耳朵飘进邓丽君的《再见我的爱人》:GOOD BYE MY LOVE\我的爱人 再见\GOOD BYE MY LOVE\相见不知哪一天……我破碎的心被歌声里的情颤动。歌声是一道心灵的愈合剂,这话一点不假,尤其是邓丽君的歌声。我把女孩的模样压缩进我心灵的某个空间,收藏起来,永久珍存,振作起来,用微笑面对每一个白昼与夜晚。

      后来才知道,邓丽君生前几乎每次演唱《再见我的爱人》都会流泪。我知道,这首歌是因为融进了她的爱情经历和真实感情,才会如此深刻,如此穿透心灵。

      无论如何,在年少寂寞的岁月里,邓丽君的歌声是我最大的安慰。

      时光飞得很快,大一点的时候,去了外地读大学。异乡的夜晚总是很冷,而我还是乐意在寒气萦绕的夜空下听邓丽君的歌声。面对繁华与功利,邓丽君的歌声就像是清醒剂,时刻提醒着我保持一颗纯真的心。无论岁月如何流转,我依然习惯听着邓丽君的歌声入睡,有邓丽君歌声的夜梦是最甜美的,也是最温暖的。

      读大学,拥有了自己的电脑,利用网络的便利,也尝试着听了不少歌手翻唱邓丽君的歌。虽然歌还是那首歌,词还是那些词,调还是那些调,但总是觉得像是缺点什么。思来想去,我想是缺少邓丽君歌声里最重要的东西——穿透心灵的力量。而这种力量是绝版的,他人永远也无法模仿得来。

      已无需多言,你一定早已明白:邓丽君是我心里一首永远听不完的歌。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

    参与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