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随笔内容页

  • 优美散文
  • 辛辣杂文
  • 诗词歌赋
  • 短篇小说
  • 生活随笔
  • 心情日记
  • 青春校园
  • 网络情缘
  • 凭栏论世
  • 长篇连载
  • 生命的芳香

    时间:2019-09-04 17:17  作者:小荷诗声  热度:
        一天的早晨,家中的煤用完了,虽说如今科技发展,社会进步,但家里煮饭炒菜总少不了用煤。母亲便打电话叫人来送煤。快点,快点,饿的慌的我可正等着煤来,妈妈好做饭。

      天气似乎不太好,刚下过小雨。路似乎有一点打滑。不过很快的,他就来了。平时的我从来没正眼看过送煤的工人,因为似乎没什么好瞧的,身上和没差不多的颜色,还不如看好吃的饭菜。也许这是第一次盼望那些送煤的快点来,好吃饭,于是我站在家门口看了很久,很久。

      凤凰的弄堂很窄,很长,没有大车子可以进来,所以只能用挑。那人。那人把煤用肩挑来了。还是一样,远远的看去,还是同煤一样的颜色。他的头发很短,所以近了能看见他清晰的轮廓,他的脸很黑,也许再加上煤渣的渲染,皱纹更加的深一些,可眼睛在浓黑的睫毛下又如此明亮。他的体格使我想起了《骆驼祥子》里的祥子。像树一般的高大活力,只是年纪比祥子大一些罢了。被担子压下来,他的背似乎稍稍的弯曲了,他的步伐很稳,却好象走的很吃力,也许树枝被长年月久的风雨击打的沧桑些。他的脚一步一步的朝我走来,好像踩在沙滩上,一脚要留下一个印。一步,二步,三步……不知走了多久,他发现我目不转睛的看着他。便边走边示意的微笑,黑色的线条在脸上更清晰了,我也朝他招招手。不一会儿,他快到我家门口了,可是依然没有像百米长跑那样来个冲刺。他的手紧紧的握着担子两边的铁丝,也许是铁丝太细,他的手微微的颤抖,脚也一样,筋脉突兀的手告诉我他很吃力,但对于这些动作,他应有几十年的熟悉,他走的每一步几乎一样,身子随着煤担子微微的摆动,两脚稍稍内侧,这样有规律的行走应该可以省点力。

      到我家门口了,他安静的放下担子,再长长的呼一口 气:“我帮你家搬进去吧”。“好啊”。我微笑着看着这个中年送煤工,似乎帮不上什么忙。他手上托着6块煤刚准备进屋,一时间看看他那双带点儿泥,微微扭曲的黄跑鞋。我连忙说:没关系,伯伯。”他笑笑,于是大步走了进去,很迅速的帮妈妈搬放好,之后妈妈给了他钱,他说要洗手,于是我领他到水龙头边。“小妹,你帮我开一下水龙头吧。”水哗哗流下来,他把那双手尽量放到最低,之后,他关好水龙头,尽管还有些黑,但他指甲里的可能永远都洗不掉。

      他担着担子走了,也许给别家送煤去了。我站在门口一直看他走到弄堂的尽头,还记得他的脸,他的笑,他的步伐,他黑黑的指甲,黑黑的背影。

      突然,我笑了,我似乎不太饿了,因为我看到一种光荣的颜色,尽管有些单调,我闻到一种特殊的芬芳,那是生命的芬芳,原来奉献使得生命如此美好。我对着他招手:“伯伯,再见!”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

    参与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