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随笔内容页

  • 优美散文
  • 辛辣杂文
  • 诗词歌赋
  • 短篇小说
  • 生活随笔
  • 心情日记
  • 青春校园
  • 网络情缘
  • 凭栏论世
  • 长篇连载
  • 退出历史视线的那个商人

    时间:2019-10-10 19:23  作者:王剑冰  热度:
        一

      公元前627年的二月,天还是很冷,风从太白岭上刮过来,吹着那些纷乱的旗帜呼呼飘飘的,就更是感到寒冷。大军过了函谷关,就下起了雪,雪花一直伴随着到了周朝的都城洛阳。战车在洛阳的城外威武而过,再往前就是滑国了,绕过滑国,过了虎牢关,百里奚的儿子孟明和蹇叔的儿子西乞、白乙商量着先安营扎寨,休息后便向郑国发动偷袭。

      秦国之所以动用重兵偷袭郑国,还要说说缘由。

      公元前632年的城濮之战,晋文公打败了强敌楚国,奠定了晋国的霸主地位。原来归附楚国的陈、蔡、郑三国立刻同晋国会盟,但是害怕楚国报复的郑国暗地里还跟楚国结盟。晋文公知道后很生气,约上秦国征伐郑国,两国军队从四面包围了郑国。使臣烛之武偷着去见秦穆公,说秦晋两国联手打郑国,郑国一败,土地归了晋国,晋国势力大了,明天就可能犯秦国,秦国能得什么好处呢?秦穆公一想是这么个理,便跟郑国单独讲和,还派了三个将军并两千人马,替郑国防守。晋文公一瞧秦军走了,生气之余又怕秦郑联手,也和郑国订了盟约,撤兵了。这也是一招狠棋。秦穆公得到消息,心里不痛快却无法发作。两年后,郑文公、晋文公先后病死,这可是个好机会,尤其是晋文公重耳,一代霸主的死去,晋国举国悲伤,尚没有发丧。有人劝秦穆公趁此攻打郑国,晋国肯定不会出兵。留在郑国的将军也送信说,郑国北门掌管在手,只等秦国大军来袭,这样里应外合,会一举灭掉郑国。

      此意正是秦穆公心里开的花,但是老臣百里奚和蹇叔都不这么认为,他们看到了白色的纸花,一千五百里的路,劳师以远,不堪一战啊。秦穆公不听,并且派他们的儿子为大将,这下蹇叔哭了,蹇叔是在儿子出征时拉着儿子哭的,蹇叔说:晋军必设伏于崤山。崤山有两个山陵,南陵是夏王的陵墓所在,北陵周文公在那里避过风雨,秦军必葬身于此处。蹇叔也真是,怎么能说这样的丧气话。

      秦国的军队那个时候还是很棒的,郑国相对就弱得多。大军接受了军令,就这样怀着鲜花和纸花的心思走到了郑国的边上。

      二

      从郑国出来的官道上,走来另一支队伍,那是一支雄健的牛队,正享受着雪后的阳光,朝着洛阳的方向行进,队伍的领导者叫弦高,郑国的商人。那个时候做买卖不是太让人看重,在“各阶层分析”里,也是排的靠后的,不像现在,一说商人,就和大款联系起来,让一些有权的,有靓的眼里放光。弦高为什么选中这个职业,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其实经商的人脑子是很好使的。弦高就是讨厌权势阶层的尔虞我诈,况且政治形势不稳,说不定在什么时候掉了脑袋。弦高活在自己的自在中,这不,这么一个牛群进入周都,就会立时赚回一大笔响当当的现实回来。

      弦高正走着,就有人来报,说似乎前面有军队。弦高吃了一惊,亲自观察后认为,这确实是一只有目的而来的大军,战车齐整,兵员众多,在通向郑国的道路上,不是朝郑国来又是向着哪里呢?可郑国似乎一点防备都没有啊,出城的时候,守城士兵懒散得像一群醉鬼。百姓也是在冬闲的时光里说笑着晒太阳。谁知道一场血腥的杀戮会临近呢?再看那旗帜,是秦军无疑。这些年,秦国和晋国一直对郑国耿耿于怀,都想吞并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郑国夹在两个强国之间,跟这个好了不是,跟那个好了也不是,不跟他们好了更不是,郑国一直寻找不出一条好的办法。好在还有像弦高这样的有正义感和爱国心的人。

      弦高感到了事情的严重。他立即派人返回去向郑国报信,自己看了看那群皮肤光亮的牛。

      军队整装待发,孟明正要发布命令,一个探子来报,说一个客使要求见军队的最高首领。孟明列阵迎候,进来的自称郑国使臣的不是别人,正是弦高。弦高拿着架势,真的像一个使者一般,行觐见礼,说是郑国国君听说秦国军队路过,特来犒军,共带来肥牛一十二头,熟牛皮四张,另外大军所在,可以尽享供应,直待大军离去。孟明和他的副将对了一下吃惊的眼光,怎么郑国已经有了防备呢,那么内应的事情看来也暴露了,这样还怎么偷袭呢?

      三

      再说另一面,弦高派的人很快到了郑国,郑穆公听到报告,派人到帮助守卫郑城的秦军驻地打探,果真捆好行装,准备好马匹,正磨刀霍霍。就派皇武子对秦将杞子说,我们这里太穷,粮草也不多了,听说你们准备离开,那就到郑国园圃里猎取点麋鹿好了。杞子知道阴谋败露,又恐回秦国获罪,就仓皇逃到了齐国,另两个将军逢孙和杨孙逃到了宋国。

      孟明无心再进攻了。为不致无功而返,就顺手灭了滑国。滑国很小,就是现在的偃师一带,多少年后,那里走出了一个唐玄奘。滑国在周朝都城洛阳的边上,周天子很不高兴,但是不高兴又怎么样?那时没有谁还把周天子放在眼皮下了,何况实力强大的秦军呢。但是秦军不知,还有比他更强的一只军队正等着他呢,地点就在崤山。

      别忘了蹇叔的眼泪。四月,秦军往回走入了崤山天险,那崤山是河南陕县东边的一个关隘,我现在去看,依然山势陡峭,奇险无比。此地属于晋国辖地,来的时候秦军顺利通过,回来的时候却不知道晋襄公着丧服亲自督军,在东、西崤山之间设下埋伏。当秦军全部进入崤山峡谷,晋国的军队突然杀出。尽管秦军英勇拼杀,架不住劳师疲惫以及地势之劣,终于全军覆没,孟明、西乞、白乙三帅被俘。

      郑国不战而胜,欢喜啊,能不喜吗?自己没有伤到半点毫毛,有人还为自己出了口气,而且晋国虽胜,也是要伤些皮肉的,两个强敌各有损伤,自己独好。郑国的国君郑穆公想起来就感激那个撂下自家生意,舍财挺身、不战退敌的弦高,要以存国之功犒赏他。喜极之际便大宴群臣,让弦高坐上座,并提出要给予重赏。

      要说此事弦高值得炫耀,也值得在功劳簿上躺一躺的,何况郑穆公也拿出了诚意。有话叫朝里有人好做官,更别说做生意了,和一国之君挂上边,那是生意人想都想不来的,何况是对于郑国有功之商人呢?但是弦高不这么看,人家做事是无私欲的,纯粹是对于郑国的热爱,谁不爱自己的祖国呢?弦高觉得为祖国做事也就是为自己做了一件事,不值得挂记在心,更不需要国家来赏,而自己假借国家使臣的行为也是一种欺瞒行为,事先也没有征得国君同意,若果加赏,就会坏了国家纲常。

      那么,这个不说了,十二头牛也没想着要赔,好好做自己的生意总可以吧?举国上下一定都知道了弦高救国的事,十二头牛简直就是活广告,借此做什么生意能不亨通呢?可是,弦高竟然谢辞后就退走了,而且退得远远的,甚至退出了国门,也没有到周朝的首都洛阳,那个他常去的地方。人们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他一直退出了历史的视线。

      四

      那个勇敢的、仁义的、智慧的爱国商人弦高,只是在《左传》的一个段落里提及了一下,就一闪地不见了。然而人们不会忘记他,到了唐代,有位诗人吴筠在《郑商人弦高》中还写道:卓哉弦高子,商隐独标奇。效谋全郑国,矫命犒秦师。赏伸义不受,存公灭其私。虚心贵无名,远迹居九夷。

      多少年后,在江西的婺源,看到了县城曾经的名字:弦高镇。这是中国以弦高名字出现的唯一地方,名字叫了许多年。莫非弦高游离到了这里?婺源在安徽和江西交界地,属僻远之所。我查找了很多资料,没有得出一点结论。为什么叫弦高镇,谁也说不清,有说可能是跟地势风貌有关。镇子后来就又叫了紫阳镇。

      又过了多少年,郑州紫荆山百货大楼前面,出现了一尊雕塑,是人们想象的商人弦高。郑州是应该记住弦高的,那是他们的老乡,值得说道的老乡。郑州被称为商城,一是因为这里是商都,有完整的商城遗址,还因为商铺林立,是全国商家抢占之地。经商的进货的,各种各样的口音在这里汇聚。尤其车站周围的店铺,早上五六点就人头攒动,在其他的省会是没有的现象。这或许与郑州人弦高没有多大关系。但是后来人们发现,越来越多的商家抬出了弦高,很多商界学术会、研讨班,会把弦高说成中国历史第一商人,也会将他的爱国举动和精神大力宣扬,以壮商家声誉。

      这是退隐的弦高没有想到的,或也是弦高不愿想到的。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

    参与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