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随笔内容页

  • 优美散文
  • 辛辣杂文
  • 诗词歌赋
  • 短篇小说
  • 生活随笔
  • 心情日记
  • 青春校园
  • 网络情缘
  • 凭栏论世
  • 长篇连载
  • 淡淡槐花香——写在母亲节

    时间:2019-10-20 22:00  作者:风荷丝语  热度:
        五月的槐花清香还在飘散,青青的叶,清清淡淡,串串如风玲的花,缠缠绕绕,悄悄然将时光从谷雨的末端拉向初夏。甜甜蜜蜜的香气,在五月的空气间缭绕,如同初春那细细的天阶小雨,将人的心情从里到外,氲氤成一幅江南墨水里的留白,朦胧中又有几分澄澈的味道,我是素来喜欢槐花,色淡,味甜的香,不腻,一如它洁白的花色,浅淡的素,缕缕的白,如人生中一场纯净的遇见。

      微雨里走一程槐花道,片片槐花从头顶缓缓地落下来,那场景唯美浪漫得让人心疼。于是我一遍一遍走这头走到那头,一任花落满身。

      听谁说过,连理青、无垠白,与槐花初遇时,是在豆蔻时的清白时光里,那时尚不知此花为槐,总喜欢将槐花想象成一串串白色的铃铛,将自己想成一个青色的精灵。多年以后,站在时光的对岸,融着花香,记忆里的莲理青、无垠白,早已换成了汉字的代码。

      总希望一场花事,一直唯美,总希望年年槐开带诗意而来,不曾想那一年,那一场槐花雪,将我的母亲从我的身边带离,母亲去的那些时日,槐花成雪,雪成殇。那,因母亲的离世,我忽然从人到中年变成一个受了伤的孩子,柔软而脆弱。白色的槐花,亦是一种破碎,让心流离失所,淡淡的冰冷。生离死别,像极了春夏的交替,风风雨雨,吹寒了那一季的星空。没有握别,母亲就轻轻地走了,一切都被时间,定格在了无可奈何之中。我知道人都不会青山不老的,可是,母亲的离去,总像一枚印戳,打在我的心上。那些时日,面对一树槐花,容颜憔悴,没办法啊,挚亲挚爱的离去,叫我如何在这样短的时间里做到花开无忧。

      尔后的年年,槐花依旧绕心,故影呢?只有梦里同。不知不觉间,心也就慢了下来,喜欢静想母亲曾经说过的一些话,做过的一些事,不再执着一些人,一些事;不知不觉,心淡了下来,可以用清澈之眼去看山水悠然,也可以用平淡之心对待世情冷暖。还是喜欢静坐,喜欢看槐花飘雪,安安静静行走在红尘的一隅,习惯性地将槐花想象成清纯又伟大的母亲,喜欢用手机拍摄一串串新绿和素白。对槐花至情至性的爱,始终是虔诚的,因,始终能感觉得到槐花里有母亲的气息,母亲以槐花的香气在传递她的爱,她的暖,以生命的色彩,在回馈我。

      因为五月有母亲的爱,所以我喜欢缓缓在五月里行走,也因母亲给了我慈悲这个字眼,人生的旅途中逢了太多人,倾心过的,擦肩的,纠结的,友好的,恶意的,如果是来,我无从拒绝,微笑一个然后统统的忽略不记。我庆幸,母亲又给了我一颗宽容的心,在我青眸半浊之时依然青涩,不去熟练世情权利的戏码。这样,任世情或冷或暖,纯真之息不曾消磨。随心,随性,寂静,安然!拈花,微笑,落墨,清欢!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

    参与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