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内容页

  • 优美散文
  • 辛辣杂文
  • 诗词歌赋
  • 短篇小说
  • 生活随笔
  • 心情日记
  • 青春校园
  • 网络情缘
  • 凭栏论世
  • 长篇连载
  • 十年之后(小小说)

    时间:2019-08-29 08:01  作者:明然  热度:
        “姈娘,我这次去夷陵,无意打扰到了你,你不怪我吧?”寒星在第二天上班后,刚进办公室一坐下来,便迫不及待、满怀歉意地拿起手机打开微信给姈娘发了一条这样的信息。"之前,我告诉过温州佬,叫他别声张,临了,他还是没有能够管住自己那张嘴。“寒星跟姈娘已经分开有十年的时候了,这十年来,两个人就一直都没有碰过面。

      不一会儿,便听到手机传来一声清脆的“滴答”声,寒星知道,这是姈娘回信了。这时候的寒星,心里突然有点忐忑不安起来,他既想打开手机翻看姈娘的回信,但内心里又惶惑着不敢看,到最后,他没有办法,还是硬着头皮犹犹豫豫地点开了微信:“没有,没有啊,不碰巧我在单位值班呢,没能够回去招呼你,真是不好意思呢,寒星!”

      看到这里,寒星大出了一口气,郁结起来的眉头,终于慢慢地被放开了。

      “你不怪我就好。劼儿真懂事,小万我也见了,见到劼有个好的归宿,又添了一双宝贝儿子,我很高兴。只是这次我没给他们带些什么,下次去夷陵时,我便安排时间去看你和他们,也给他们带点东西过去。本来,为了你的尊严不受到损害,我原本是让劼一个人来的,没想到她还是把小万带来了,弄得我反倒措手不及了,姈娘”。寒星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轻按手指一下子给推送了出去。

      “劼的夫家不姓万,姓朚,叫朚嘉琪,你咋万、朚不分了?”姈娘又发过来一段文字,文字的后面是一排调皮的表情连缀。“嘉琪很懂事,对我也很好,亲家亲母都是善良的人,他们家这门亲事,我是挺满意的,何况,我膝下又添了那么一对可爱的小外孙子,在半夜的梦里醒过来,我只会晓得笑啊,寒星。”

      “啊,那是我听差了,姈娘,搞得万、朚不分了。他叫朚嘉琪?”寒星变得有点兴奋起来,接着说道:“朚嘉琪,这个名字不错,人也真的很好,我很喜欢他。哦,对了。劼说她婆婆很会做饭呢,叫我下次来了,去他家吃饭呢,是真的吗?姈娘。”

      “嗯,是的。你可以去他们家吃饭。不过,我是不会去的哟,你就别指望我了。”她说。

      寒星见姈娘的话语开始变得锋利了,便小心翼翼地跟着她转起了大弯来。

      “姈娘,这辈子我欠你的,下辈子我一定还你。你做男我做女呵”寒星满怀歉意并内疚地说道。

      “我们之间是没有谁欠谁的,这样挺好!顋姐现在的状况挺好,一大家子人的生活幸福美满,我也替你们高兴。现在,我也总算是有了间蜗居,还有了部交通工具,再还有三两年就退休了,劼现在有个好的归宿,对我挺孝顺的,尤其那两个宝贝外孙给我带来了无穷的乐趣,我心满意足了。”

      “要说下辈子,我还是希望你娶顋姐吧,我就算了,对于感情的归宿,我是真的没有了什么指望,下辈子的事,就把它交给下辈子吧,现在来说,不是为时过早么?”姈娘一口气发过来了长长的一段心里话,寒星读过之后,他的双眼中噙满了苦涩的泪花。他仰起头长出了一口气,几声叹息过后,他按动了按键:“嗯。你目前的这种状态跟心态都很好,我是不用再担心的了。至于你顋姐她,是我上辈子就欠了她的,如今,穷尽我这一辈子,应该算是还清了欠她的债。到了下辈子,她应该就跟我没关系了,你说是不?姈娘。”

      “你说,你的下辈子跟顋姐没关系了,那只是你的一厢情愿而已,上天是怎么安排的,你也不知道。不过,我的下辈子跟你应该是没有关系的,这个我自己知道。我俩今生是冤家,所以才聚了首,碰了头,共了枕,这笔债我俩彼此都还清了,故而,下辈子你跟我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了。”姈娘言词锋利地给寒星回复道。

      看到这里,寒星的内心里有如打翻了五味瓶一般,他无奈地将手机放到一边,靠在椅背上茫然地盯着天花板出神起来,突然间,酸甜苦辣咸自内心深处泛起,五味杂陈在心头,令他百感交集,涕泗交流,愧容满面……

      一阵功夫过后,稍稍平静下来的寒星立刻抓起手机敲打了起来“我叫劼把手头上的课题好好地总结一下,该结题了,到时,我找科研前沿的朋友帮她看看,指导她一下,你叫她别偷懒,一定要按我说的要求自己去弄好,这关系到她以后的前途和命运的……”刚一敲完,寒星就按下了发送键,推了出去。

      只听得“滴答”一声,姈娘几乎是秒回复过来:“嗯,劼跟我说了,谢谢你一如既往帮助她,我会盯着她完成的。”

      见姈娘回得如此快速,寒星的潜意识里仿佛打开了一扇窗,瞬间透进来了一点似有若无的亮光。“嗯,在我心里,劼如亲生的一样。至于感情嘛,你说你这辈子是没指望了,那下辈子是一定会圆满的。姈娘。”

      刚回复过去,寒星只见聊天框中出现了一溜,一字排开的十几个呲牙咧嘴大笑的表情图案,后面跟着走来这样的一串文字:“哈哈,下辈子就不是我的事啦,谁还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真的会有下辈子呢?寒星。你说呢……”

      寒星痴痴地看着眼前的手机,静静地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仿若泥塑木雕一般,良久,他轻叹一声道:“十年聚散两茫茫,细思量,不能忘。曾记否,当年携手上高冈,风雨路,并肩闯……”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

    参与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