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内容页

  • 优美散文
  • 辛辣杂文
  • 诗词歌赋
  • 短篇小说
  • 生活随笔
  • 心情日记
  • 青春校园
  • 网络情缘
  • 凭栏论世
  • 长篇连载
  • 绑架

    时间:2019-10-28 18:05  作者:陈华清  热度:
        “跟我离婚,你一个子儿也得不到!”周志强恶狠狠地说。

      李东玲拿到离婚证书,也拿到一叠欠款单、借据。也就是说,她离婚不但一分钱没拿到手,还要还一屁股债。

      “你一定是把财产转移了!”东玲气愤地指着周志强。

      “说话要有法律依据,不要信口雌黄,血口喷人,这么多年,我在外面打拼,让你在家享受少奶奶生活,你不感激我,还不知好歹吵离婚。哈哈,你就去还那些债吧!”说完钻进他的宝马绝尘而去。

      周志强转移财产那是肯定的事,可惜自己拿不出证据来。都怪自己头脑简单,太信任他了,公司的事全由他打理。妹妹以前提醒过,对公司的事要过问一下,要有危机感。还说他跟表妹雪莉关系暖昧。她当时还怪妹妹多心。现在这一切都应验了。

      “这是东华公司的借据,周志强说这笔钱以后由你来还。”离婚的第二天,就有一伙满脸横肉的人找上门来了。

      “我没借你的,你找周志强去。”东玲气愤地说。

      “你想跟周志强一样耍赖,没门!一周内你不还清债,我就叫法院封你屋。还有,小心你儿子的小命。”他们乒乒乓乓地折腾一番,然后扬长而去。

      这场离婚除了有这套房子落脚,她一无所有。如果房子都没有了,她岂不是要流落街头?这一切都拜姓周的所赐。她恨得牙齿“格格”响。

      “周志强,儿子被人绑架了,他们刚打电话来要赎金,还威胁说报警就撕票。我不知怎么办好,你快点过来!”东玲六神无主,声音发抖。

      “好好,你等着,我就过来。你告诉他们万事有商量,千万别撕票!”周志强一听说儿子被绑架立即惊恐万分,真怕这些绑匪一不遂意把儿子杀了。去年他有个朋友的女儿被绑架,当警察包围绑匪的时候,这群亡命之徒残忍地撕票。

      在路上,周志强一再叮嘱东玲千万不要报警,守在电话旁,有什么事随时向他汇报。只要儿子没事,多少钱他都愿意。儿子是他的命根子,他只有这个儿子,而且也只能有这个儿子了。所以,离婚的时候他一定要儿子。如果不是为了得到儿子的抚养权,他才不会给东玲留下那套房子。

      周志强到了。“让我跟他们说话,我要听听小强的声音。”

      “爸爸快来救我!”小强的呼叫声,撕心裂肺。

      “你们要多少钱?”

      “五百万!”

      “太多了。我没有这么多钱。一百万。”

      “一口价五百万!老子没有耐心跟你讨价还价。还有,我要是见到一个警察的身影,你等着收尸吧!”

      五百万换回儿子的安全。

      “原来他有这么多钱!”东玲恨恨地想。

      儿子又被绑架了。周志强焦急地告诉东玲,绑匪要五百万,他拿不出这么多钱,叫她帮忙想想办法。

      “离婚你分给我的只有债,哪有钱?你叫我去哪弄钱?”哼,我用过的伎俩你也来学?东玲心里冷笑道。她直到现在都后悔,上次要的钱太少了,应该要多些,让他破产,反正“绑匪”是自己人,不会伤害儿子。

      东玲挂机之后就出去美容。周志强一次又一次致电告诉她绑匪的最后通谍,她就是不理。他说,只差一百万,你快想想办法。她手里当然有一百万,但她不会给他。她才不会再上他的当。

      这之后不久,人们看见解放路有一个疯疯癫癫的女人,时而拿着一张报纸笑,时而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钱往空中抛。

      “我有很多钱,谁要钱?快来拾啊。哈哈哈。”

      这个疯女人就是李东玲。她手里的报纸头条是:“东华公司总裁儿子被撕票,周志强气绝身亡。”

      (注:此文发于《当代小说》(上)2012年4月)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

    参与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