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校园内容页

  • 优美散文
  • 辛辣杂文
  • 诗词歌赋
  • 短篇小说
  • 生活随笔
  • 心情日记
  • 青春校园
  • 网络情缘
  • 凭栏论世
  • 长篇连载
  • 那时,我们不懂爱情

    时间:2019-08-03 12:29  作者:陈华清  热度:
      

      又是一年毕业时,当年的某些情怀,某些人,经年后,依然留在记忆中。——题记

      我是个晚熟的人。当同龄人已怀春、会钟情的时候,我还不解风情。伤害了别人,还懵懵懂懂,浑然不知。

      我记得高中毕业晚会,是在我们文科班教室举行。我们唱着欢乐的歌,年轻的歌声在夏日的校园飘荡。男同学还喝了点酒。

      “今晚我们欢聚一堂,明朝我们将各奔东西,从此天涯海角。也许我们还会重逢,也许再聚首时已是白发苍苍,也许再也不会相见。”主持晚会的同学话未说完,已哽咽难语。女同学抱头痛哭,男同学别过脸,悄悄抹着眼泪。年轻的心因离别的笙歌而变得伤感多情。

      当晚,回到宿舍的男同学意犹末尽。忆旧谊,伤别离,道暗恋。不知是谁提议,给自己喜欢的女同学写封情书。也许是酒精的作用,也许青春的骚动,这一提议得到一片掌声,并且付之行动。

      第二天,有五个女同学收到情书。我是其中一个。

      给我写“情书”的,是坐在我前面那个的男孩。他高高瘦瘦,戴着黑边框近视眼镜,典型的文弱书生模样。不帅,但顺眼。平时少言寡语,不怎么活跃,成绩很好,老师疼爱。那时的我,内向、腼腆、单纯,清爽如同小溪边缓缓开放的桅子花。一门心思读书,根本不谙男女之事。跟男同学说话,话未出口,脸先红,仿佛天上的云霞。同窗三载,我和他未曾说过一句话。就是高三那年,每天下午第三节课,我们都到英语老师家里吃“小灶”,有那么多机会近距离接触,也是你不言,我不语。我感觉不出他对我有什么异样。

      他在信里约我出来聊聊天。我出来了。那晚,有明月,有清风,有夏虫唧唧,只是我没有少女怀春的憧憬,没有心如撞鹿的激动。“静女其姝,俟我于城隅。爱而不见,搔首踟蹰。”这样的情形,也只是停留于诗歌中。爱情,于我还是一张洁白的纸张,一个未知的世界。

      我们一前一后走在熟悉的校园,不时可见成双成对的身影。他想牵手,我缩回手;他想靠近些,我赶快躲开,和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他嘴很笨,嗫嚅半天才敢说想和你做个朋友。我低着头说,自己还小,现在不想谈这个问题。他说,这是他的初恋。声音带着哭腔,那个炎热的夏夜听起来有点寒意。我一时心软,几乎改变主意。最终,我还是转身走了。

      后来,我们在不同的城市读大学,他依然给我写信,还叫其他同学做我的思想工作,希望我回心转意。可是我对他还是找不到爱的感觉,他在我眼里还只是那个坐在我前面的高瘦男孩。

      我们毕业了,工作了,各自找到自己的爱情归宿。经年后有人告诉我,那晚,他在我家楼下,徘徊、枯坐、垂泪,还学会抽烟。一夜不眠,一地烟头。天亮时,红着眼睛回家。关上门几天几夜不吃不喝,任谁叫都不理不睬。他父母极怕他看不开,做错事,叫他要好的同学来劝解他,陪伴他。

      我极为震惊,极为感动,也深感不安。

      这个故事在我们文科班几乎无人不晓。他被誉为“情圣”,对我颇有微词。同学说,当年我不应该拒绝得这么直白,这么干脆,他脆弱而高傲的心怎么经得起这样的打击?还说,我欠他一个怀抱。我说,如果我明明不爱他,还暧昧着、含糊着,给他希望,结果又让他得到绝望,这是更大的伤害,还不如让一切结束在萌芽朦胧状态。

      高中毕业后有过许多次大大小小的聚会,我们总是擦肩而过。他出席的时候,我恰好有事来不了;我出现的时候,他工作忙赶不回来。我们知道彼此的近况,但直到现在我们都没有见过面。也没想过刻意去见。如果有缘再见时,我想对他说:谢谢你的爱。那时我们不懂爱情。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

    参与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