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辣杂文内容页

  • 优美散文
  • 辛辣杂文
  • 诗词歌赋
  • 短篇小说
  • 生活随笔
  • 心情日记
  • 青春校园
  • 网络情缘
  • 凭栏论世
  • 长篇连载
  • 走社会主义道路离不开文化革命的洗礼

    时间:2019-01-03 16:16  作者:忠厚伯  热度:
        一提文化革命,人们大概就会联想起那个被他们自己打上了狭义政治印记的符号——“文革”。也许这是一个经历过不止一次文化革命洗礼的古老民族本不该怀揣的遗憾,因为善于风云变幻的政治的唆使,人们竟习惯于用狭义的政治目光来固定地审视那些被自己曾以狭隘的政治名义定了性的事物,而将文化解读的大门关上了。倘若今日之人们果真有此见识说:没错,其实“文革”就是一场实质上的文化革命而非狭义的政治运动,当是大幸。虽然它只是一场没有完成的文化革命,或者就是一场在各种因素影响与干扰下失败了的文化革命。
      
      当然,这并不是在这里想要讨论的话题。
      
      或许大家都知道,何为文化何为政治,文化与政治究竟有怎样的界定,至今都没有一个统一的权威论断。也就是说,文化、政治、经济、哲学、社会等等各领域的专门家们一直在这扇门里打转转多少年了仍然未能使得大门洞开,颇有点“剪不断理还乱”的味道。而恰恰因为如此,却为我们给出了另外一个可以肯定的答案,那就是文化与政治是亲密的、交融的,以至于二者都密不可分了。
      
      如果我们从广义的角度说文化是人类物质财富与精神财富的总和,那么作为经济的集中表现、其核心在于政权的政治应当是包裹在其中的。至于是有什么样的文化才有什么样的政治,还是什么样的政治决定了有什么样的文化,大概真的不用过分去纠结了。这就好比什么样的土壤能自然生长出什么样的植物,或者要把什么样的植物种在什么样的土壤里才能健康生长,全在各自的角度罢了。但有一点是明确的,土壤是植物赖以生存长大的营养所在,是植物生存长大不可或缺的生命保障。
      
      其实,我们完全可以有这样的认识,文化是政治赖以存在与发展的营养所在,一定的文化环境是一定的政治及其相对应的政治制度决定的社会形态不可或缺的生命保障。
      
      这里所说之文化是政治的生命保障,并不是要否定经济对政治的决定作用,而恰恰是因为在政治与经济的辩证关系中,政治对经济的反作用往往是巨大的。事实上人类社会的发展史已不止一次地证明,政治的意志是可以瓦解自己的经济基础并建立起因其意志的转变所需求之新的经济基础的。这说明一定的经济基础所决定之一定的政治本身并不具有坚持其意志的自觉性,只有在政治意志反应在人的思想上时,由包裹并滋养政治的文化通过人的意识才能赋予它自觉性。也就是说,政治的自觉性来自于文化的自觉性。
      
      事实上,每一种政治意志所体现出来的政治制度及其决定的社会形态都会给这个社会中的个体定位不同类别或性质的社会角色,这样的角色是否会被相应之社会个体接受并自觉地担起其角色所赋予的责任和义务,光靠强制性的政治意志是做不到的,此时,与这样的政治意志相适应的文化的登场则显得更为重要了。
      
      而这种政治意志对与之相适应的文化的需要,体现的便是政治对文化的选择性。这样的文化选择性当然不只体现在强势政治身上,同样也会体现在弱势政治身上;不但会体现在集团政治身上,也会体现在个体政治身上。官僚终会有官僚文化为自己开脱,这样的开脱便自然地成就了官僚阶级的政治自觉性,平民自会有平民文化替自己安慰,这种安慰便成就了平民阶级的政治自觉性。一定的政治意志所体现出来的政治制度及其决定的社会形态的形成与延续总是会带有某种暴力倾向的,而各取所需的文化自觉性便成了躁动的安抚剂,最终竟各安天命了。
      
      由此我们应该可以意识到文化与政治二者间关系的基本面目,即文化与政治是密不可分的,文化包含着政治同时又是政治的依附体,政治不可能脱离文化而独立地存在;文化的意志最终须通过政治意志来体现,政治意志的自觉则依赖于文化的自觉性。
      
      正因为如此,人类社会从奴隶制到封建制再到资本主义制度之社会形态的变迁,始终没能脱离相应之文化革命的催生与支持,诸子百家的争鸣既奠定了中国封建社会的基础又为两千多年的封建社会提供了强大的文化支撑,而欧洲文艺复兴运动则更是新兴资产阶级在思想文化领域领导的反封建文化的运动,它既成为封建时代与资本主义时代的分界,又构成了近现代资本主义社会的坚实基础与文化保障。
      
      也就是说,没有文化革命其实就不会有中国历史上两千多年的封建社会,没有文化革命也就不会有世界几百年来的资本主义社会。文化革命是人类社会变迁的必然需要,它不仅构成了一种社会制度的基础,它的自觉性更直接成为这种社会制度延续发展的有力保障。
      
      由此不难理解人类社会任何一种社会制度的确立与存在,其统治阶级手中总是要紧握这样的两种权利:其一为立法权,其二为文化主导权。立法权是为了保证统治阶级的统治地位及其建立的政治制度,而文化主导权则是为了培养包括统治阶级本身在内的全体社会成员认同其统治地位及其建立的政治制度所决定的社会形态的自觉性。
      
      作为开人类文明社会历史先河的消灭私有剥削制度实现生产资料公有制的社会主义社会,首次以统治阶级身份出现的占社会绝大多数的劳动人民同样不可或缺地需要掌握这两种权力。在通过政党实施政治运作的政党政治制度之下,没有了人民的立法权保证,既无法确立人民当家作主的统治者地位也无法保证社会的社会主义性质,没有人民立法权的社会主义实际上只会是由当权者控制的国家资本主义,并进而沦为官僚资本主义、原始资本主义,故此,人民立法权的确立与保证便成为社会主义社会的根本政治任务。
      
      然而人民立法权的保证或者说社会主义社会性质的保证与人类其它社会形态诸如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统治阶级立法权或社会制度的保证并不存在两样性,它同样无法依靠政治意志的存在来实现,而只能通过与社会主义政治意志相适应的文化的自觉性,即社会主义文化的自觉性来实现。
      
      众所周知,从奴隶社会到封建社会再到资本主义社会的变迁,并没有改变私有剥削制度的本质,地主阶级革命、资产阶级革命没有以牺牲被剥削阶级为代价,不过是用地主掩盖了奴隶主的血腥、用资本家掩盖了地主的残忍,其以私有制为基础以少数人剥削多数人为目的的轴心从未动摇过。而剥削者贪婪的初心一如既往且随着物质文明的发展越发的膨胀了,被剥削者依旧延续着被踩在脚底下的命运。这就使得封建文化以及资本主义文化的革命拥有了先天性的养分,正所谓“上帝”终究还是那个“上帝”,“圣经”依然还是那部“圣经”,只不过轮到作为剥削者的资本粉墨登场时已经穿上天使般的外衣了,而躺在地上的被剥削者也在似乎可触碰那天使般外衣之衣袂的快意下,合着安魂曲的旋律安了天命。
      
      即便如此,从战国初期算起,百家争鸣的封建文化革命也经历了两百余年,而资产阶级文化革命的欧洲文艺复兴运动更是从十四世纪延续至十七世纪。
      
      与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对私有剥削制度的实质性继承不同,消灭私有剥削制度实现生产资料公有制的社会主义社会无疑是人类社会形态的一种颠覆性变迁,这种颠覆性决定了社会主义文化无法从前面所有私有剥削社会带来的文化中吸取足够的养分,注定了无产阶级文化革命无法通过重新解读并发扬封建文化、资产阶级文化的文艺复兴方式来实现,而只能以社会主义价值为核心,在充分吸收可能的旧文化的养分基础上依靠构建全新文化的手段来实现,预示着无产阶级文化革命比以往任何一个阶级的文化革命都要更艰难、更猛烈、更彻底、更长久。
      
      它的艰难性在于同时与强大的封建文化、资产阶级文化为敌,它的猛烈性在于承受强大的封建文化、资产阶级文化围剿下的不可回避的斗争,它的彻底性在于必须要消灭一切私有剥削文化才能建立自己,它的长久性在于要构建一个区别于旧文化的全新的文化体系。
      
      从1848年《共产党宣言》问世以来不过一百六十余年,历史并没有给无产阶级的文化革命以充裕的时间。一方面社会主义文化固然没能在社会主义社会出现以前得以成熟,另一方面作为全新文化的社会主义文化又必然需要在社会主义社会实践过程中得以形成与发展。因此,无产阶级不但在社会主义革命成功以前需要文化革命,在取得社会主义革命成功以后仍然继续需要文化革命,而作为一种颠覆以往私有剥削文化的社会主义文化的建设则更多的依靠社会主义社会建设过程中的文化革命,并在社会主义社会发展过程中长期地存在。
      
      近几十年中国意识形态混乱的事实证明,即便是在社会主义社会里,内外资产阶级文化乃至封建文化也没停止过反扑与侵蚀,而社会主义文化远没强大到足以对抗并消灭封建、资产阶级文化的程度,以建设社会主义文化为目的的无产阶级文化革命的使命还远没完成。
      
      现实又一次明确地做出了警醒,光靠政治意志及其相对应之政治制度决定的社会形态的存在是无法保证社会主义制度的确立与发展的,只有建立起强大的社会主义文化才是社会主义制度的根本保障。
      
      封建社会离不开地主阶级的文化革命,资本主义社会离不开资产阶级的文化革命,社会主义社会同样离不开无产阶级的文化革命。
      
      只要选择走社会主义道路就必须经历无产阶级文化革命的洗礼。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

    参与评论